近日圍繞著大陸國慶70周年,海內外媒體都進行了大規模的報導。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大陸的媒體以「建國70周年」,或者更為規範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來進行表述,而港台媒體與海外媒體則多以「中共建政70周年」來報導。這個問題看似是學術問題,或是新聞傳播中的術語問題,但如果放在今天兩岸的背景下,「建政還是建國」則成為理解台灣問題與兩岸話語權爭奪的一個切入點。

 兩岸話語權爭奪

 從學理上分析,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是一個「新政權」還是「新國家」?學界在這一問題上引起爭議的原因,是我們普遍將「中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劃上等號,「中國」作為一個民族國家的集合概念並非從1949年或1911年才「成立」的,1911的中華民國與1949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只是分屬不同政黨的領導,而有了不同的國號。孫中山的中華民國改變了封建帝制,建立起民主國家,但也繼承了清帝國的領土,甚至部分繼承了清帝國的內政外交,而1949年的「新中國」建立起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政權性質又發生了根本改變,但民族構成與大部分疆域並未發生本質變化。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應被稱為「建政」,這裡的「國」更精確地說,是新的「國號」和「國體」,其主要功用是體現政權性質。

 在兩岸的輿論環境中,大陸一直習慣「建國說」,而這一說法對於台灣民眾則會有些奇怪。因為在台灣,人們常用「中國」、「中國大陸」來指代「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官方話術中又變成了「中共政權」,長期以來的用語混淆某種程度上也使得台灣民眾對自己的國別認同與身分認同產生了混淆。

 「中國」是一個民族國家概念的集合,是在長期以來的歷史文化中形成的,「中國大陸」則是一個地理概念,常用來區分香港、澳門與台灣,也並不包含特定的政權立場。台灣光復以後其所屬政權是國民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這個「新中國」在長期歷史發展中並未真正涵蓋進台灣,「九二共識」的高明之處就在於,它將兩岸都劃定在一個可以接受的模糊「中國」的範圍內,換言之,是有國別認同,而無政權歸屬。當然大陸所追求的「完全統一」,就是要把台灣也完全納入「新中國」這一國號之中。

 如果上述的分析是能夠成立的,那麼陸委會在回應大陸建國70周年時的措辭就顯得有些自我矛盾。陸委會在談話一開始就提到「中華民國作為主權國家迄今108年」,「中華民國」終於被陸委會想起,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使用凸顯正當性。在「建國」與「建政」的邏輯下,陸委會自然是站在「建政」的立場上進行表述,不僅如此還「奉勸對岸在此時機反躬自省」,將兩岸的對立視作為是兩個政權的對立。矛盾之處在於,「中華民國108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都是建政的表述,陸委會在此時搬出「中華民國」,只是和對岸的「建國」論對立起來。

 一中原則是基石

 而就在幾天前民進黨全代會通過的《社會同行、世代共贏新決議文》,根本不提「中華民國」。當我們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放在同一天平上時,前者逐漸淪為一個空有其名的詞彙,在需要的時候拉出來用用,而後者正無論是對「政權」的表述還是對「國號」的表述,其正當性在兩岸乃至全球範圍內都在不斷增強,海外僑社易幟就是最明顯的體現。

 「建政」還是「建國」,是兩岸如何看待兩岸的政權性質與國別性質。這對台灣民眾而言,可能混雜了更多複雜的情緒。不僅僅是這一次建國70年講話,大陸當然堅持對「中國」概念的合法性,那麼大陸國慶所體現出的發展成就,讓在台灣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群體也會分享其榮耀,有驕傲與自豪之感;當然又會感到焦慮,這種焦慮在於「中華民國」在台灣開始變得自我矛盾與混淆。

 今天恐怕鮮有人認為台灣的「中華民國」還要訴諸自己對「中國」概念的正統性,尤其是「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奇怪的稱呼在蔡英文口中大行其道的時候。陸委會的談話更集中體現了矛盾之所在,他們將國慶閱兵歸因於政權的對立,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這說明「建政」還是「建國」的確是台灣問題在話術上的一個體現,或許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九二共識」所提倡的「一中原則」依舊是今天兩岸和平發展的基石。

 (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碩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