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四季輪迴,佇立於茫茫天地之間,感受著匆匆歲月無情,如果說初春帶來的是蓬勃,盛夏描寫著躁動,寒冬充滿無盡蕭索,那麼秋色纏繞的則是無奈了。秋風秋雨愁煞人,此句,烙印著秋思。眼角餘光投射在軍校精神堡壘上,此景為風嶺人不變的共同記憶。入秋後,夜來得早,如遇陰日,終日不見天光,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滄桑需要這秋雨來洗滌。獨自緩步走回營舍,秋風冷冽,已四面埋伏,鑽向身上衣物縫隙,讓人刺骨。

 那晚收到妳來信,轉折款款流淌,如秋決,早早注定了日期,迅速將我們的關係畫上終點。凝望呆坐,一陣寂靜。最後一封信,丟入回憶的火爐,焚得一點不剩。剛知曉時,強忍著淚,天空仍拚命落淚,那分緻密婆娑的淚痕走向別離,沉甸甸地滴在屬於你我的縫軌。

 有妳陪伴的日子,依循規律而快活著,記得那年的紅楓樹下,曾對我說,風強天涼,別忘了添衣,時時叮嚀吃飽睡滿,要好好照顧自己。但妳離去後,我卻忘記了,如箭穿一般,射透我累積的藍色憂鬱,世間的痛,莫過於一次聚少離別多的分離,猶似那年楓葉飄零時,我和妳相背而去。

 我使盡全力,想要挽回,在狂風驟雨惡劣的氣候,低聲下氣。只是,在妳轉身離去的那一刻,一句話也不留,讓我措手不及,無法回應。「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詩人劉禹錫在《秋詞》裡,藉由寂寥秋風中找到了寄託,從哀嘆傷懷中解脫出來,既有哲理意蘊,耐人吟詠。

 如今,穿透在這秋潮的長廊,曾試尋找過妳的香味,也許就在那擦身而過的瞬間,我已走遠。回眸深深嘆息,再也找不到任何線索,狠心帶走曾經美好的回憶。此刻的我,也彷彿變成一片翻飛的楓葉,浸滿歲月秋思的淡淡清香,在校園悠然穿梭飄盪著,想念曾經在生命裡留下足跡的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