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紀實影像創作者吳建衡,今年前往巴布亞紐幾內亞所拍攝的面具部落,還保留傳統的Malagan文化。(宏碁提供/李怡芸台北傳真)

巴布亞紐幾內亞(簡稱PNG)雖曾與中華民國於1999年有正式外交關係,但僅維持了17天即斷交,對台灣而言對這個曾經的邦交國也不甚熟悉,身為人文紀實影像創作者,吳建衡今年6月以25天紀錄下當地美麗風景之外,更多的是人類原始的生存本能,體驗真實友情。

曾於2011年,利用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個寒假,隻身帶著台灣的「電音三太子」到印度旅行,而後更於2014年完成「帶著三太子巡迴72個國家」的壯舉並拍攝成影片,讓世界看見台灣,也把世界帶回台灣,而今的化延續學生時代的理想,持續探索世界以影像訴說友情故事。

今年7月,吳建衡以25天完成在PNG的7個部落拍攝,他表示由於時間有限,常是第一天到達村落,就開始與長老討論拍攝的許可,第二天早上5點半、6點就要出門,「PNG是一個熱帶國家,每天都會有不定期暴雨,幾乎每天都在跟老天拼運氣。」

除了看天碰運氣,原始的森林與土地也極度考驗體力,吳建衡指出:「我要的畫面、埸杝、光線角度,草都長到了跟人一樣高,或是一整塊枯樹,擋住了我的鏡頭。」於是出乎他意料外的,當地部落居民隨身帶的開山刀,也成為他拍攝時最重要的工具之一;面對PNG多山的環境,吳建衡稱自己每天都在部落間跋山涉水,盪來盪去,「我都以為我在拍Discovery。」

吳建衡以影像記錄下PNG獨特的人文風景,他指出PNG雖跟澳洲一樣大,卻有800多種語言和部落,部落間搶土地而打仗、傷亡,因此祭祀文化豐富,如現今僅存於某個小離島的Malagan文化,以木頭雕刻,並以天然顏料製作面具,裝扮者成為與另一個世界溝通的使者,作為他們祭祀祖先、亡靈的傳統,至今成為該島最不可或缺的精神。

又如泥人部落,由於過去曾在一次戰敗撤退的路途中,誤闖了山林間的黏土區域而沈身泥漿,追兵卻誤以為是戰敗的惡露,從此該部落就決定使用泥人作為自身部落的象徵,吳建衡也試戴了泥人頭套發現重達20多公斤,且支點在頭頂上,當地人從小就開始訓練戴頭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