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本報資料照片

 「勞動事件法」於109年1月1日施行後,勞方提告成本的降低以及企業舉證責任的加重可能使勞動訴訟成為企業經營的新常態。企業如何管理訴訟風險,已經成為一門不得不修的學分。

 勞工提訴成本降低

 勞工提起訴訟產生的成本問題可以粗略的劃分為有形的金錢成本及無形的舉證責任、法官心證的不確定性及訴訟時間等成本。就金錢成本而言,勞動事件法通過後,裁判費、交通費、律師費及執行費都將減低。

 就裁判費而言,以往勞工提出確認僱傭關係存在訴訟,由於不確定會繼續工作多久,法院常以勞工10年薪資的1.1%左右作為裁判費。該法規定權利存續期間未確定者,推定的期間不得超過5年;且如勞工提出確認僱傭關係存在、給付工資、退休金、資遣費等訴訟,暫免收裁判費三分之二。也就是說,裁判費的降幅可能達到該法施行前費用的六分之五左右。就執行費而言,該法規定執行標的金額超過新臺幣20萬元者,超過部分暫免徵收執行費。亦即,勞工須支付的執行費最高僅有1萬6千元。

 就交通費而言,該法允許勞工在勞務提供地提告,開庭所須的交通及費用因此可能減少。律師費部分,該法規定勞工可以偕同工會或財團法人選派之人擔任輔佐人,且工會、財團法人及輔佐人依法不得向勞工請求報酬。

 「以拖待變」的訴訟思維應予調整

 勞工以往在舉證上容易碰到的障礙是如何證明企業給付金錢的性質是「工資」而不是「恩惠性給與」,以及在請求給付加班費時如何證明其實際「工時」等。勞動事件法施行後,只要勞工可以證明雇主是基於勞動關係給付其金錢,該金錢的性質即會依法自動被推定為「工資」,這項改變對於勞健保、資遣費、加班費等金額的計算跟證明都會有重大影響。就工時的證明而言,該法規定如果依照出勤記錄勞工確實人在公司裡面,程序上要由雇主提出證據證明其並未同意加班。

 本法施行後,法官心證的不確定性及訴訟程序時間這兩個因素也將大幅降低。首先,勞動事件原則上於起訴前應經法院行勞動調解程序,並有法官擔任調解委員。勞動調解程序原則上不超過3個月。若調解不成立,第一審訴訟程序由參與勞動調解委員會之法官為之,並應於6個月內審結。因此,勞工有機會在調解程序時「測風向」,判斷訴訟的勝算大不大,也可以預期提訴後9個月左右即可獲得第一審判決。此外,依該法各級法院應設立勞動專業法庭或專股。對於較多勞資糾紛的企業而言,這可能導致類似案件被分案給曾經承審過該企業的法官的機率提高,這種案件翻盤的可能性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對爭議員工的「防火牆」

 本法施行後,若勞工提起確認僱傭關係存在之訴,依照勞動事件法第49條,若符合該條條件勞工可以聲請法院作成命雇主繼續僱用的定暫時狀態處分。為了避免爭議員工影響公司士氣,若企業不得不繼續僱用這種員工,則應該特別注意公司文件權限管理及保密合約等「企業資訊防火牆」,以控制風險。

 綜上所述,本法施行後,對於雇主不滿的員工提起訴訟的比例可能大幅提升。企業應該積極應變,除了定期對公司的勞動文件做盤點跟「健檢」外,對於已經發生的勞資糾紛也應該聘請瞭解相關法令及公司狀況的律師在第一時間妥善處理。「不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企業才能臨危不亂,處變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