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債長期表現勝美股及美高收債

 全球景氣日益趨緩,各國央行持續降息,透過降息、寬鬆貨幣政策來支撐經濟續成長,正因利率走低,負利率時代來臨,投資人資金湧向高殖利率產品,法人表示,由於邊境債坐擁高息,納入邊境債,將使收益機會大幅提升。

 目前全球負殖利率債券部位超過16兆美元,包括德國、法國和日本等國家的10年期公債殖利率皆已落入負值。美國聯準會(Fed)前主席葛林史班更大膽預測,美國出現負利率債券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面對全球央行接連降息、利率愈來愈低的環境,如果不為資金找活路,個人資產可能會被負利率的浪潮所淹沒。柏瑞投信表示,負利率帶來的衝擊可能超乎想像,如果要避免陷入困境,一定要把握三個原則─「找成長、尋收益、抓機會」,而具有相對較高殖利率、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較低的邊境市場債,將是力抗負利率的優選。

 美股、美債之前大走強讓投資人印象深刻,柏瑞新興邊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李育昇表示,若從2001年底,邊境債的長期表現卻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甚至優於美國股票也贏過美國高收益債收益率。

 另外,據統計,邊境債指數的殖利率平均超過6%,不但高於新興債指數平均的5%,更是美國10年期公債的3倍以上,隨著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持續攀升,邊境債更顯得具有吸引力,因此邊境債漲升潛力不容忽視。

 柏瑞投信投資長黃軍儒表示,一般都以為中美貿易戰對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影響大,然而依實際經濟數據顯示,中美貿易戰對成熟國家經濟影響大過新興市場國家,從今年來,新興市場製造業指數和服務業指數都優於成熟市場。

 李育昇進一步指出,根據統計,邊境債指數與中美貿易戰事件相關性也低,加上受惠於美國與新興國家今年紛紛降息,因此,不論是邊境美元主權債還是當地貨幣公債皆受惠。

 邊境市場債收益率高,但匯率波動大,李育昇指出,透過柏瑞獨創配置策略,也就是邊境國家主權債券為主、加入高息當地貨幣債券、再搭配新興市場債券為輔,預定占投資組合比重各為50%、25%、25%,每一國家債比率不逾10%,根據資料回測,即可讓組合債的收益率再提升、並降低波動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