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過電話後,隨著美方釋出「撤軍」,並允許土耳其「採取進一步的長期行動」。圖為川普與埃爾多安6月於大阪G20會面。(美聯社)

對關注中東事態發展的觀察家和分析人士來說,從10月6日到7日間的24小時充滿了戲劇性的變化。美國、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庫德族控制區之間引發的戰爭陰雲讓外界一時手足無措。

有分析認為,川普(Donald Trump)為首的美國當局在24小時內的激烈反轉證明瞭中東局勢仍未因「伊斯蘭國」(ISIS)的覆滅而冷卻。美國在其中的反復,以及他對所謂「盟友」的真實態度更能推而廣之地說明「美國不再可靠」這一實際問題。

大戰為何戛然而止 10月6日時,美國總統川普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過電話後,隨著美方釋出「撤軍」,並允許土耳其「採取進一步的長期行動」的官方信號。土軍隨即在距土、敘邊境部署坦克等重型裝備,還把至少14,000名「自由軍」部署到幼發拉底河西岸。美軍在敘利亞內戰中有一定存在感,但比起俄軍終究有限,這使得駐紮在北敘利亞的美軍處在某種尷尬的位置上。

至此,從2015年以來被西方媒體視為「美國盟友」的庫爾德武裝似乎就在劫難逃了。隨著當地的庫爾德武裝形容美國此舉是「背後捅刀」,一時間,外界似乎可以得出一個清晰的結論,即美國可能並不在乎庫爾德「敘利亞民主力量」(SDF)的死活。

不過,庫爾德控制區「北敘利亞聯邦」的戰火還是在10月7日被掐滅了。 按美國為首的西方媒體的宣傳口徑來看,這似乎是川普威脅之下的結果:川普7日於社交網絡上發言警告稱,土耳其若採取「過火」行為,美國將「徹底摧毀」土耳其經濟。加之川普還在在7日稱自己已告誡埃爾多安,希望他「以極大尊重的態度應對各方」,一場大戰就戛然而止。 當然,環顧敘利亞問題的各方活動,外界就能發現,川普的威脅固然驚人,周邊各方的行動更為有效。

也就在美方開始撤離的時候,俄羅斯空天軍就在6日運輸了一批敘利亞政府軍飛赴對峙第一線的曼比季等地。到7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alidimir Putin)及其發言人佩斯科夫(Dimitry Peskov)也都先後表態,強調土耳其應致力於「敘利亞領土完整」,而「非法存在於敘利亞的外軍都應撤離」。加之伊朗外交部也在7日致電土耳其,強調該國反對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的軍事行動,土軍的停止就顯得合情合理了。

說到底,美國在這場風波中的表態與轉寰已經充分證明瞭他對於「扶植」的「盟友」並沒有什麼真情實感。雖然駐紮庫爾德地區的總數千餘人的美軍一度阻礙了土耳其的攻勢,但這種存在更多是為了體現美國並未被徹底趕出敘利亞問題。這使得美軍與庫爾德方面的接觸並沒有什麼深入交流,在2018年的阿夫林之戰後,落敗的庫爾德方面更發現了美方可能並不值得深交。

事實上,北敘利亞聯邦和SDF早在2016年開始就得到了俄羅斯的政治承認,庫爾德方面在莫斯科有一個負責使館作用的「駐外代表處」,它意味著SDF方面與俄羅斯、敘利亞當局之間的聯系可能遠比美國來的要深入。

因此,當美國一表現出要「拋棄庫爾德」的態勢時,俄羅斯方面就能馬上抓住機會,進而尋求徹底抹掉美國在敘利亞的最後一點痕跡。這對川普方面來說可能是致命的。 川普擔心在俄羅斯和民主黨人面前丟臉。他還怕早在歐巴馬(Barack Obama)時期就已經失敗了,但還要裝做好像沒有失敗的樣子的美國中東佈局在他手中顯露更大的敗象。這對於進入大選季節的他來說是不可接受的。

更不用說民主黨方面也已經發現了問題,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Nancy Pelosi)等人已要求川普收回撤軍決定,不僅認為此舉威脅地區安全局勢,更並向伊朗、俄羅斯,以及美國的盟友發出了「美國不再可靠」的信號。

就目前局面來看,俄羅斯和伊朗不會仍改變其對大馬士革當局的支持,庫德族方面從2019年6月開始也做出了與敘利亞當局接洽的准備,加之土耳其此前曾與俄羅斯和伊朗分別達成協議,業已成為敘利亞解決方案的協力廠商。當俄羅斯隨時做好了分割敘利亞戰場蛋糕的准備時,美國恐怕就要對自己的「撤出」行為多做打算。而「美國不再可靠」的推論更將為全球更多迷信美國「干預」的活動家們敲響警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