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嫌開庭時竟稱刺殺警察以為警察制服厚。(廖素慧攝)

鐵路警察李承翰處理補票糾紛遭鄭姓凶嫌持水果刀刺死殉職,嘉義地院上午開庭,首度說出殺人動機。鄭嫌表示是因為列車長用補票機器對著他,讓他擔心自己行蹤曝光,而列車長最後還叫警察來令他抓狂,接著動手刺警察時,「以為員警制服都很厚,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傷害」,脫序的說詞讓法官與檢察官傻眼。

  據了解,法官上午開庭時,指示當庭播放鄭嫌行凶當時的影片,詢問鄭嫌刺幾刀?鄭嫌說詞反覆不一,一度休庭,後來鄭嫌供稱,被列車長惹惱,心情不好,先打李員1拳,再拿刀刺李員1刀,第2次要再刺時手就被抓住了。

 法官詢問鄭嫌是否要跟被害人家屬和解?其辯護律師代為表示,鄭嫌沒有收入,鄭太太健康不佳,女兒還在求學。鄭嫌語氣激動地說,有人欠我錢,應該找欠我錢的人和解。

 鄭嫌行凶後,其家人宣稱鄭嫌患有精神疾病,法官詢問鄭嫌有沒有繼續吃藥?鄭嫌供稱每天按時吃精神科的藥物,開庭前也有吃。法官決定10月25日將鄭嫌送請台中榮總做精神鑑定,之後再開辯論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