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台生擁有年代電視與壹電視,再加上透過東昱代理三立電視,手中掌握的媒體數量不容小覷。(圖/馬景平攝)

台灣有線電視產業圈今年掀起授權金的腥風血雨,各家系統商與頻道代理商紛紛爆出「翻桌斷訊說」,其中又以最近竄升綠營媒體新貴、擁有年代電視台等傳媒的媒體大亨練台生,霸氣出席NCC對TBC與頻道代理商佳訊、東昱授權金爭議召開的調處會議,最受外界議。特別是曾投資TBC,並與富邦同陣營的鴻海辦辦人郭台銘,「棄凱擘,投抱練台生」,TBC陣前倒戈,讓富邦在有線電視版圖攻防挨了練台生一記悶棍,更引來各種揣測。

以富邦集團所屬的凱擘大寬頻和綠營媒體新貴練台生旗下北都,雙方為了搶奪有線電視版圖,從系統台爭搶地盤,戰火一直延燒到旗下頻道代理商互控欠款,甚至仗著綠媒新貴的練台生,在NCC的力挺下,成功阻擋凱擘進軍花蓮,最近又在頻道代理商授權金狹路相逢。

TBC是將頻道採購標售給富邦色彩濃厚的大享處理,也因此郭台銘與富邦是同陣營關係,詎料,大享直到今年9月底都無法與代理年代、非凡、壹電視等頻道的佳訊,及代理三立家族的東昱達成授權協議,大享不滿東昱、佳訊積欠授權金又蓄意拖延協議達成,威脅祭出斷訊,攸關百萬費者收視權益,驚動府院高層,最後由NCC出面召開協調會。

 引人注目的是,在TBC與東昱的調處會上,練台生強勢主導,原本為TBC進行頻道採購的大享毫無發言餘地。更引外界爭議的是,TBC不挺大享,甚至跳過大享與兩家代理商達成共識。

 TBC解釋,雖已將頻道採購標售給富邦色彩濃厚的大享處理,但是大享一直到無法獲得兩家公司展延到9月30日到期之後的臨時授權,「為避免產生斷訊導致消費者收視權益受到損害」,在9月23日向NCC申請調處。

 NCC官員表示,因兩件調處案皆由TBC申請,因此大享在會議中只扮演「利害關係人」角色,最後TBC和練台生代表的兩代理商達成共識,並合意於接下來的談合約期間,再授權至2020年3月底止。

 但是,早在2013年,年代併購壹電視一案通過時,附帶決議早已要求練台生不得再代理三立家族,如今練台生拿著東昱委託書理所當然的為其發言,是否已經違反附帶決議?也引來質疑,但NCC官員力挺,稱拿委託書出席本案調處,並無違反法規,至於實際上有沒有違反NCC決議,要依2013年附帶決議的承諾事項來判斷。

 對於TBC臨時變節,向練台生靠攏動機,也引來各種揣測,包括是郭董想借助練台生旗下新聞台影響力,為其推薦立委加持,對此郭辦表示,郭台銘已經退出TBC,而TBC也發出聲明強調,「申請此次調處,單純為保障消費者權益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