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金曲之夜演唱會9日晚間在捷運鳳山西站旁盛大登場,高雄市長韓國瑜歡迎海內外朋友到高雄潮國慶。(高市新聞局提供/劉宥廷高雄傳真)

 新聞透視2020大選上半場,毫無疑問是由蔡英文取得領先。如今,當選戰進入倒數百天,韓國瑜的首要之務,就是找回去年競選高雄市長時「無罣礙故,無有恐怖」的心境,放膽做自己,避免再被誘導進入「枝微末節戰場」,終日與稻草人為敵,唯有如此,才可能擺脫泥淖,翻轉選情。

 落入綠下駟對上駟戰局

 韓國瑜贏得初選後,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完成7次總統民調,韓落後的幅度,從2.6%一路拉開到13.7%,直到近期才終於回溫。然而,落後是事實,韓顯然也感受到致命危機,否則,又怎會冒著高雄選民質疑,也要放手一搏請假拚選舉?

 就戰術而言,韓放下市政後,一方面可快速抽離地方議員「下駟對上駟」的不對稱攻擊,二方面也有更多時間與空間全台走動,替選情打強心針。

 只是,韓國瑜雖有強悍基本支持群,但比例終究只有25%上下;無論鋼鐵粉再熱情,在藍綠對決賽局中,終究難以贏得選戰。所以,未來韓國瑜若仍只有繼續講著過去已講過的話、做已做過的事,充其量只能維持底氣,要想擴大支持群恐略有不足。

 所以,韓的下一步該怎麼做?當然,文宣空軍、組織陸軍均不可或缺,但最重要、卻也最匱乏的,是韓國瑜似乎已忘了如何「專心做自己」。

 勿再瞻前顧後憂讒畏譏

 簡單說,就是韓面對綠營鋪天蓋地的黑韓、藍營爾虞我詐的分裂,他總試圖費盡心力嘗試解決每一件朝他而來的問題;有時,甚至把不是問題的問題當問題。久而久之,他變得瞻前顧後,甚至憂讒畏譏;去年九合一那位做事行雲流水、講話幽默風趣、敢講敢做不溫吞的「韓總」,反而慢慢消失。

 取而代之,是讓自己陷入被迫談小事困境,讓堂堂總統參選人老在回答「今天有沒有遲到」的小學問題。試問,當這類畫面每天不斷印入選民眼簾,又怎能不加深綠營設定的「草包」標籤?

 所以,韓在年輕、高學歷與中間選民支持度偏低,在所難免;更嚴重的是,如果連藍營選民支持度都無法突破7成,一個信心度不足的部隊,又怎能打勝仗?

 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韓國瑜在調整戰術、端出政策牛肉、尋覓有助擴散票源的副手同時,或許應用行動實踐《心經》,不能再任由外在因素擺盪他的作為,如果做得到,這無疑會是翻轉選情的最大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