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宣布下修全球經濟成長預估僅3%,創金融海嘯以來新低,但基礎建設來自各國政府預算支出,相對不受干擾,根據世界銀行統計的2018年全球都市化程度平均約55%,成熟國家都市化程度皆逾八成,開發中的國家相對低,尤其印度僅34%,未來具龐大發展潛力,也創造基礎建設債更強的潛力。

 瀚亞印度基礎建設債基金經理人周曉蘭表示,基礎建設公司債投資主要跟著政府方向走,以電力及公用事業、基礎工業、高速公路及農村建設都市化等層面為重心。

 其中具高比例公司為國營企業或關係企業,有利印度基礎建設債的信評等及償債能力,不少印度國內評等為投資等級的基礎建設債,殖利率高達8%以上,兼具風險及收益雙優勢。

 安本標準投信投資長彭炫通指出,全球政策放寬,印度央行也因經濟成長放緩,激勵債市上漲,且先前非銀行金融機構(NBFC)流動性吃緊、通膨溫和及油價下跌,均提高央行進一步降息舉措。尤其繼續推進改革議程,印度債潛在發行和政府維持財政紀律,也維持債市正面看法。

 宏利投資管理印度股票專家Rana Gupta認為,印度執政當局建立在經濟改革基礎上,基礎建設和農村公共投資將延續,受惠現有結構性改革及未來五年政府穩定,可望實現較高增長。透過調配更多資源,展開軟、硬基建投資,及經商環境改善,後市樂觀表現可期,看好民營銀行、工業與消費產業。

 印度債市規模約1.6兆美元,為亞洲第四大,政府積極健全、擴展債市流動性跟規模,目標加入全球債指數,成功納入後,估計吸引300~700億美元被動資金流入。周曉蘭強調,透過降稅刺激經濟,帶動景氣回穩,加上預料印度盧比短期不會大幅貶值,中長線則可望受惠降息循環,印度債表現空間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