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去的光復節,當然是意義重大的日子。多少仁人志士從光復台灣、保衛台灣到建設台灣,奉獻青春血淚,才有今天台灣談統論獨的資本。但民進黨多年以來,早將光復節扭曲為日本所謂的「終戰」,更令人意外的是,連國民黨立委都在問:怎麼國民黨對光復節竟也一片靜悄悄?

 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國民黨從李登輝開始就從堡壘內部瓦解堡壘,中心思想早已潰堤,縱使仍有許多忠貞愛黨的黨員,但上位者自我否定,以致兩位蔣總統留下的歷史資產在他們心裡都成了負債,更別說是談統色變,時時刻刻與「中國」保持距離。

 但就個人接觸,廣大藍營的支持者並非如此,甚至不僅是藍營,而是「下架民進黨」的庶民力量都對民進黨否定歷史,操作去中、反中、仇中極其反感。因此,當李佳芬在海外宣示,韓國瑜一旦當選一定要將課綱改回來,馬上得到不少支持。

 韓國瑜的此番表態,當然值得肯定。但我們不禁擔憂,以過去馬英九執政8年,竟拖到最後兩年,才對課綱開始「微調」,即使立委人數過半,結果立刻受到民進黨及外圍打手圍攻,國民黨毫無招架之力,只有新黨年輕人挺身還擊。就算韓國瑜明年順利當選,光靠國民黨立委,能夠頂得住壓力嗎?

 選戰剩不到3個月,大家都說蔡英文靠「反送中」撿到槍,國民黨被動挨打。然而,最近香港殺人嫌犯陳同佳自願來台投案,蔡英文政府卻上演髮夾彎,從禁止陳同佳入境,到改口「香港不辦台灣辦」,這當然是拆穿民進黨政治詭計的機會。未料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卻表演了另一齣髮夾彎,從所謂「都有道理」、「用心了解再評論」,到後來因社會公憤才跟著批判蔡政府,反應慢半拍,這要如何打仗呢?

 我們看到徐國勇對立委和記者指著鼻子罵的凶狠嘴臉,大家都很憤慨,但除了譴責這種小人得志的傲慢,我們更該問的是:他們何以敢如此囂張?難道不是在野黨太懦弱?民進黨不論執政或在野,都懂得合縱連橫,和側翼團體分進合擊,而且在野時敢衝敢撞,在朝時敢耍狠,因此攻無不克。新黨雖然勇於迎戰,但總是孤軍奮鬥,又受兩大黨圍剿,當然事倍功半,只能徒呼負負。

 無奈現在大黨只以選贏為目的,美其名叫「選舉機器」,實則光想著奪取權力,都為各自利益考慮。對民進黨而言,就是無所不用其極,只要選贏就好;至於國民黨,同樣想著選贏,卻因此綁手綁腳,這個不敢、那個不敢,結果落得更加被動。

 面對這種情況,我們要說,政黨存在的價值絕不只是選贏而已,而是要撥亂反正。你可以笑我們小,也可以笑我們傻,但我們就是要挑起「監控」其他政黨的使命,如同企業內部的監控機制,在關鍵時刻撥亂反正,發揮左右大局的關鍵作用,小草也能絆倒大巨人。

 我們這樣的定位其實是反映民意,就是要為人民揭發真相、說出真話,不為「選贏」而立場搖擺。你也許會說,總得先選贏,拿到政權才能做事,但現實的情況是,各黨為了選贏陷入惡性循環,沒人認真談長遠戰略,只是不斷為選舉做各種表演。正如兩大黨都反對一國兩制,但不要「兩制」,是要「一制」嗎?不認同「一國」,難道準備好對抗大陸,實現「兩國論」了嗎?這些話當然不討好,但總必須有人說,更應在國會殿堂公開辯論。

 日前我才參加了由民間歷史老師自發的「歷史新三自運動」記者會,針對蔡英文全面消滅中國史教育,呼籲大家「自己救、自己寫、自己教」。面對當前選舉態勢,新黨同樣也有「三自」,那就是堅定自己的立場,不因外在環境或只為選贏的考慮而犧牲自己的信仰,出賣自己的靈魂,此為「自立」;因為我們的堅持,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建立我們的公信力,此為「自強」;最後,使政黨不再只是一個選舉機器,終止為了騙票不講理念的惡性循環,此即「自救」。

 以上「自立、自強、自救」的目標,其實也是庶民翻轉台灣的手段,能不能下架民進黨,除了靠我們的努力,更需要大家共同的支持。畢竟選票在大家手上,短短兩個月過後,台灣將迎向怎樣的未來,全在你我一念之間。(作者為新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