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消防局第二救災救護大隊永吉分隊隊員黃韋閔。(邱琮皓攝)

亮白的制服、靦腆的笑,台北市政府消防局第二救災救護大隊永吉分隊隊員黃韋閔結束勤務、脫下口罩後的第一印象,就像是個大男孩,但他的消防職業生涯已經超過15年,其中近10年在擔任高級救護技術員(EMT-Paramedic),看多各類型的緊急救護案件,他還是希望全民能學習CPR、把握黃金時間,珍惜救護資源、讓每一趟救護出勤能發揮最好的效益。

台北市在17年前開始推動專責救護,目前已經成立4支高級救護隊。談起印象最深刻的救護案件,黃韋閔表示,擔任TP近10年,經手過的每一件都很特殊,但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某一次執行救護勤務時,遇到一名因急病而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OHCA)的年輕母親,正在執行心肺復甦術(CPR)時,一旁的小孩哭著喊媽媽。當時他已為人父、聽到那聲聲呼喊,讓他感同身受。

黃韋閔說,當時雖然很揪心,一邊急救、一邊心想「絕對不能讓小孩子沒有媽媽」,這也讓他更冷靜判斷,最後在他與出勤夥伴協力下,第一時間處置得宜,病人在現場恢復心跳呼吸、送醫後康復出院、與家人團聚。

一般民眾撥打119之後,如果接到心肺功能停止(OHCA)案件,線上的派遣員就會在電話的另一端對民眾進行CPR指導。黃韋閔曾經1年審核超過200件的線上CPR指導品質管理案件。他說,大部分的民眾都會願意去嘗試,畢竟在身邊發生OHCA的可能是親友,在等待救護車來的時間都會很願意做點什麼來搶救生命,但偶爾也會遇到一些家屬,可能當下太緊張、太害怕,無法順利跟著線上指導進行CPR,「全民CPR真的很重要,有時候可能因為多這一點時間,就可以把人救回來了」。

黃韋閔2015年獲緊急救護教官資格後,開始到各分隊與其他同仁進行品質案件管理駐隊。他坦言,一般分隊的各項工作繁忙、勤務量大,一開始有些同仁會把他當長官看待,擔心說錯、做錯些什麼,就會受懲處,「但我們在進行品管不是要怪誰做不好、也不是找誰麻煩,而是要回頭來看、怎麼做更好」,把自己的經驗教給其他人,也是另外一種救護上的貢獻。

即便有些同仁起先會排斥、抗拒,但黃韋閔靠著愛分享、幽默的個性,讓大家慢慢接受品管。他說,逐漸有學弟加他通訊軟體,私底下詢問他關於救護技術的問題,「這工作就是大家再怎麼累,也還是有責任感、想把工作做好,特別是救護案件,可以把人救回來,是很有成就感的」,而台北市政府消防局也在這群TP教官團的指導、基層同仁精進,齊心努力之下,每年OHCA康復出院的病患人數也逐年增加。

回歸到救護業務,黃韋閔服務的永吉分隊是台北市最東邊的高級救護隊,除了所屬的信義區,向北支援到松山、內湖區,向南支援大安區、文山區,「守備」範圍相當廣、救護量也相當大。

消防員在跑救護案件的時候,偶爾會遇到非緊急、卻撥打119叫救護車的情況,例如被蚊蟲叮咬奇癢無比、失眠頭痛、便秘腹痛等非緊急情況。黃韋閔坦言,確實也曾遇到這類不太急迫的情況,但秉持服務心,還是完成救護任務。

依照台北市政府消防局的民眾濫用消防局救護車收費標準,目前僅針對未送至急診責任醫院、未送急診就醫這兩種情況收費。黃韋閔說,可以理解民眾不舒服的當下,一定會很驚慌,但他也呼籲,希望民眾撥打119之前,先自我評估身體情況是否可以自行就醫、還是真的需要救護車,「有時候多想一分鐘、做出正確的判斷,可以讓情況更危急、更需要救護車的人,獲得妥適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