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宜大學曾推出遊留學計畫,鼓勵學生出國交換學習。(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就算是頂尖大學,出國交換學生數也只有1成。(本報系資料照片)
交換生最大誘因,是用母校學費出國讀名校。圖為在澳洲的一名留學生。(新華社資料照片)

 新聞分析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提出「幫交換生出國找預算」,近日引發熱議,蔡政府則見機猛酸韓:行政院長蘇貞昌批韓「亂開支票」,教育部長潘文忠28日也表示韓國瑜「對教育了解不深」。但事實上韓國瑜拋出「鼓勵大學生和研究生,在求學過程中一定要有一年去國外當交換生,費用由政府想辦法解決」的想法,最能解決台灣大專校院最大弱點「國際化」。

 眾所周知,長期以來台灣大專校院國際化不足,以今年3月泰晤士高等教育發布的「Most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全球國際化大學排名)為例,龍頭台大也只有第163名;相較之下鄰近的香港表現異常強勢,香港大學國際化是全球第1,香港科技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也都位居全球前5,超越了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普林斯頓大學、牛津大學、劍橋大學等一眾英美頂級名校。

 比起海外交流更深刻

 交換生是國際化很重要一環。和海外交流不同,交換生指的是去母校的海外姊妹校就讀1學期或1年,學費是交給母校,且學分獲得承認;海外交流是付費給對方學校,時間短,可能只是暑期海外交流或是短期研習,且不見得有學分。

 交換生最大誘因就是,可以用母校學費去讀歐美名校,例如香港科大1位台生2018年去美國波士頓大學當交換生,若是自費1年學費是5.3萬美元,約合新台幣159萬,整整是香港科大學費的3倍、台灣公立大學的30倍。

 台頂大交換生只占1成

 港校非常重視讓學生出國交換的機會,各校常常會以「全校學生大學4年內出國交換1學期以上的人數比例」作為招生號召。例如香港城市大學花了5年時間,把學生出國交換比例從2013年不到50%增加為至今的超過65%;香港浸會大學每年選送超過400名學生出國交換;人數不到3000人、小而美的香港嶺南大學學生出國交換的比例更是將近85%。而台灣就算是頂尖大學,這個數字最多只有1成。

 送學生出國交換,不只是功利地讓國際化帳面數字好看,而是可以拓展學生視野;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就說,學生從國外回來「氣質、談吐、見解就是不一樣」,整個人脫胎換骨。此外兩校互推交換生意味著緊密的學術合作和交流,也是台灣大專校院「走出去」、被世界看見的重要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