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海軍訓練艦戚繼光號9月底自大連啟航,遠赴南太平洋,訪問汶萊、東帝汶、巴布亞新幾內亞、紐西蘭與斐濟等國,但卻對區域大國澳洲過門不入,而在東帝汶訪問期間賓主互動熱烈,讓雙方關係更上層樓,讓坎培拉對於北京經營東帝汶關係產生重大猜忌。

 自東帝汶獨立,北京即與之建交,過去透過軍事交流與防務合作,使雙方關係更緊密,而讓澳洲憂心,深恐中國透過此等交流建立戰略夥伴關係,未來獲得區域軍事活動據點。

 就雙方軍事關係來說,北京援助東帝汶建造其軍事總部與營舍,更在2008年向東帝汶出售兩艘上海級巡邏艇,以便其執行海洋漁業保護任務。特別是澳洲與東帝汶還存有海域劃界爭議,並且對於當年印尼占領東帝汶時期,曾與澳洲企業簽訂海域開發能源合約,至今雙方糾紛仍然無法完全化解。

 因此多年來澳洲希望在東帝汶擴展影響力,都受到相當限制與約束,直到今年8月澳洲首相莫里森總算在12年來漠視該國後,再度出訪東帝汶,並且依據澳洲所規畫太平洋島國安全計畫,援助東帝汶兩艘澳洲所建造護衛級巡邏艇,該項援助贈品預計在2023年才能交貨。

 但令人難堪的是當訓練艦戚繼光號在10月初到訪時,東帝汶國防部長卻向率領該艦到訪之共軍海軍指揮官喻文兵少將,提出希望獲得北京援助,協助該國訓練海軍人員,以便未來接收澳洲所贈送巡邏艦艇。

 政治觀察家解讀此舉其實是在向澳洲表態,東帝汶與解放軍建立軍事關係,將可用於制衡澳洲透過加強軍事交流以期排除中國在此區域內逐漸提升軍事影響力。

 基本上東帝汶與其殖民母國葡萄牙仍然保持密切軍事交流,中國大陸與葡萄牙兩方在與東帝汶軍事合作時,都能秉持尊重對方,各自結交盟友互不干涉立場。但是澳洲在與東帝汶進行軍事交流與合作計畫時,就旗幟鮮明地希望能夠獲得充分主導地位,亦間接表達希望東帝汶能夠藉此約制其與解放軍之軍事合作計畫,這就讓東帝汶認為澳洲干涉其國家政策,並對西方對其施壓感到不快。

 特別是儘管東帝汶國防軍兵力數量有限,但其國內在建立軍事武力與警察治安力量過程中,對於以往在獨立運動武力抗爭時期,曾經與印尼軍方進行游擊戰鬥之武裝分子,並未完全加以招募收編;此等內部矛盾與爭議,更讓東帝汶政府對於外國所提供援助充滿戒心,更不願意外國政府在提供軍事援助與聯合演習時,對其外交或是內政說三道四。

 目前東帝汶政府軍隊與澳洲陸軍特種部隊交流頻繁,亦積極參與澳洲所主辦之聯合軍事演習。更曾派員至菲律賓接受基本飛行訓練,日後不無可能會向中國大陸購買由其所仿製俄式M-17通用運輸直升機,以便提供地面部隊行政運輸與戰場機動能力。

 總之相較於澳洲透過軍事合作,強勢操作要求排除他國,以便建立獨占性外交關係,大陸則遵從不干涉內政政策,反而更能獲東帝汶政府信任,並運用此軍事合作關係當成操作籌碼,提醒澳洲頤指氣使僅會令人厭惡最後適得其反。

 (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