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達停招後轉型停滯,目前積欠教職員薪資問題仍未解套。(本報資料照片)

 2020總統大選白熱化,教育政見卻還是相當空泛。韓國瑜提出「幫交換生出國找預算」,幫助學生拓寬眼界、脫胎換骨,立意極佳,不過,擺爛20年且蔡政府一直未徹底解決的「大學退場」,及提升整體大學生素質等問題,也應列為首要目標,否則,拿國家的錢去協助待倒閉的後段班學校,或學習意願低落的學生出國當交換生,意義不大。

 香港人口700萬人,只有8所公立大學(8大)接受政府補助,「8大」錄取率不到2成;相較之下台灣2300萬人,接受政府補助的大學卻有150多所(公立大學50所、私立大學100所),且大學錄取率幾乎百分之百。

 少子化加上大學數目太多,導致台灣大專校院學生素質和教學品質日趨下降,近年來私校招生引發的各種光怪陸離現象更是怵目驚心。

 台灣的大學過多,能分給每所學校的教育資源當然就不足。韓國瑜若要做到「每個大學生大學4年內都有機會出國交換1次」,首先必須減少大學數目,用先進國家人口與大學數目標準(每百萬人口1所公立大學)來看,甚至可能要「瘦身」到50校以內。

 大學數目減少後,各校能獲得的資源變多,現有高教問題就可解決一半以上,台灣更可重新調整高等教育體質,包括把教育經費拿來送學生出國留學或交換;且因大學變少、招生門檻才可能提高,招進來的學生也才「值得」送出去當交換生。

 與其把納稅人的錢拿去蓋蚊子館或效率低下的高鐵南延、東延,相信國人更願意眼光放遠、投資教育、投資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