滲眉埤遭汙染,環保局委託專業技術顧問公司,採耕犁法以專業機具均勻翻轉稀釋。(蔡依珍攝)

 桃園捷運綠線維修廠遷至滲眉埤,議員舒翠玲質疑滲眉埤遭宇鴻科技焚化廠偷排強酸鹼廢水嚴重汙染,環保局卻要斥資逾2億元幫清運整治,得標廠商更球員兼裁判,相較RCA業者自清數年仍未過關,痛斥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整治工法 二者不同

 環保局強調滲眉埤汙染改善採公開招標由亞太環境科技得標,農地改善監督則是傑美公司得標,絕無球員兼裁判。而RCA地下水汙染源是三氯乙烯及四氯乙烯屬化學物質,改善後也非作公益使用,滲眉埤則是本來就存在地球的重金屬,只能稀釋不會消失,兩者整治工法不同,不能同一而論。

 私人汙染 市府花錢

 舒翠玲說,宇鴻科技焚化廠偷排強酸鹼廢水汙染滲眉埤,2015年相繼被市府勒令停工、被桃園地檢署起訴,但桃園市府卻要將捷運綠線維修廠由G13A站遷至滲眉埤,宇鴻清運費就要8千萬、滲眉埤整治更高達1.22億,得標廠商亞太環境科技公司卻從2016年就負責桃園市土壤汙染調查與改善工作,質疑球員兼裁判,擔憂改善品質。

 舒翠玲也指出,滲眉埤已無水,但底泥受重金屬汙染超標40倍,天降甘霖汙染源恐順著原有灌排系統汙染農田跟南崁溪,強調環保局將採耕犁法整治,綠捷開挖土方正好可以來換土,省下綠捷土方清運和滲眉埤購土經費,她更指出,滲眉埤同是私人汙染,市府卻幫忙花大錢整治,解除列管後幫忙土地變更,反問:「RCA是不是也可以幫忙編經費整治後變更地目?」綠營議員郭麗華也感嘆滲眉埤汙染就連周遭土地也無法倖免,憂心市民埋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