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上旬中美兩國排除萬難達成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共識,於是為期18個月、情勢波譎雲詭的全球市場氛圍終於大為緩和,中美雙方期待盡快完成協議文本,在智利會面簽署。根據披露,協議內容儘管是局部性的,應該會涵蓋知識產權和貨幣匯率等多個方面,中國也承諾將購買多達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牧產品,並將金融服務市場大幅對外開放。

 我由於法律和經貿業務上的關係,始終親身了解到,並且經常具體這麼說,中美經濟貿易關係出現重大爭端其來有自,十分正常,稍作調整不是壞事,其結果會對彼此都長期有利。它其實本來不必一定要被附加上許許多多的其他元素,捆綁出並且誤會成所謂「新冷戰」。本質相類似的經貿爭端,美台、美日大致體驗過,美歐、美加墨正在完成,沒有人感覺各自必須套用那樣聳動的名詞。美中雙方大可以理性對待,也不必扯到民族情緒,過度反應。

 試舉幾個方面。中國對外資進一步開放市場是國家既定方針,其實有助於吸收外資,去年修訂《外資法》,就是在為大開放做準備。提高智慧財產權的保障,更符合國家利益,唯有保障產權才能夠最終確保大陸本土自主創新的動機與能力,台灣和日、韓都是前例。大陸最無法接受的困難點,一是調降國企補貼,一是履約監督條款,這成為今年5月中美談判破裂的主因,但是隨後在夏天川普倚重的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向白宮提出,建議調整節奏,分階段簽約,先處理容易處理的。目前看來,顯然這個辦法奏效,大陸因此暫時扳回一城,5月破裂付出的代價並未虛擲。

 如果說因為今天大陸體量遠遠大於台、日當年的規模和地位,而且美中體制對立,全球爭雄,所以茲事體大,必須一定要擴大解讀中美貿易戰,那也未必說得通。因為單純地去看中美貿易戰,不符合「修昔底德陷阱」模型,中美爭霸的矛盾點出於其他,而非經貿,經貿爭端相對容易加以控制。如果這一時刻必須因為經貿問題而引爆中美關係墜入「陷阱」,經濟下行已有時日的大陸其實措手不及。川普不喜歡動武,大陸還在養精蓄銳,衝突的時機不對。

 退一步說,由於對核戰的顧慮,上個世紀美、蘇如此對立,「修昔底德陷阱」都沒出現,何況是近30年美中深度交往、大體互利,可以說雙方「食髓知味」,僅只利益失衡,這和當時各行其是的美蘇關係本質判然不同,一定要勉強類比,那就只會使得彼此的誤會和誤判加深。純粹因為滑坡意外而導致衝突,只能說可能性極低。

 經過了18個月的折衝,回頭看,中美貿易戰的最大成果已經浮現。那就是在經過種種摸索、試探、博弈、較勁之後,證明雙方有意願談、有戰略定力談,而且協議可以談成!去年12月中美布宜諾斯艾利斯峰會會後中方聲明指出,「雙方認為健康穩定的中美經貿關係符合兩國和全世界的共同利益」。今年6月在大阪舉行雙邊會談又表示「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合作比摩擦好,對話比對抗好。」

 這因此總結出非常具有意義的兩個「認識論」,第一,世界該怎麼樣去認識中美各自的實力與意圖;第二,中美不打不相識,彼此在新平台上重新認識了對方,而且雙方根本不打算脫鉤。(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