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與外界僅以一道人工搭建的竹牆區隔,看來魔幻而超現實。(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提供/王寶兒台北傳真)

 武林大俠在竹林施展輕功,香港的搭棚師傅卻是在竹架中,輕巧的躍上躍下、舞繩弄結,不費一釘一瓦,搭出戲班專屬的城堡。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戲棚》,記錄這項在香港漸漸沒落的傳統搭棚技藝。導演卓翔表示,戲棚文化在香港已經超過百年,但多數人了解甚少,以為搭建戲棚僅與鬼節有關,但其實最多的是為了各式各樣的神誕。

 卓翔表示,香港過去從小漁村開始發展,人民以打漁維生,求天拜地的信仰自然少不了,「拜媽祖的人就還滿多的,光是天后廟,香港就超過一百個。」為了謝神,各個村莊會特地請戲班到村裡的廟宇前表演,戲棚師傅便要搭建出一個竹棚舞台。而舞台的氣派度也正是村莊彰顯資力的好機會,在戲棚規模上便發展出各式風貌,在看戲風潮興盛的年代,更成為戲外的娛樂話題。

 戲棚文化歷史悠遠,禁忌避諱也多,卓翔不敢大意,花了近一年研究整理資料,就是怕在拍攝現場犯了戲班與搭棚師傅的大忌,「有一說是鏡頭會將魂魄吸走,所以像是演員在還沒開臉、臉部還是白色顏料的時候就不能拍攝。還有演員飾演曹操、關公時,不能跟他們說話,地上的箱子也別亂坐,裡面可能有放他們的守護神。」

 卓翔表示,他在兩年期間,走訪全港鄉鎮,盡力「隱形」在各式大小戲棚中,「拍攝角度盡量都低於他們的眼下,不要讓他們感到壓迫,或是被打擾工作。」這也讓《戲棚》呈現出獨特視角,像是隱身在戲棚中,隨著戲班、搭棚師傅的身影跟前跟後。

 卓翔分享,過去交通也不方便,戲班們多以戲棚為家,一同在下戲後吃飯談天,但這幅昔日風景也隨著時代變遷,而不復以往,「拍《戲棚》的過程中,有一位八十歲的老演員,卻還是維持這個習慣,在晚上的戲棚,一個人煮飯、睡覺、看書,那個景象對我來說很有魔力,我像是在現代看到過去演員間關係緊密的樣子,旁邊的蟲鳴、眼前的演員,讓我感到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