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瑞瑩提醒孕產婦或求子夫妻,若希望尋求中西醫合併治療,除了選擇醫療院所之合格中醫師、切勿使用偏方外,最好讓主治的中西醫醫師了解目前的用藥及療程,以達相輔相成之效。鄭郁蓁/攝影
楊太太一家小朋友與瞿醫師合影。鄭郁蓁/攝影

42歲的楊太太36歲懷第一胎起,連續四個寶貝都早產、甚至歷經臥床安胎直到生產,最長孕期僅34週又5天,去年第五次懷孕,胎兒剛滿18周,她即開始早期宮縮。所幸靠中醫介入安胎,寶寶到36周又2天時順利產出,母子均安。

楊太太由外院轉入馬偕醫院後,將胎兒養到27周,但宮縮頻率仍高,她決定嘗試中西醫介入安胎改善不適,於是由中醫師會診。在兩周調整一次的中醫用藥狀況下,逐步調降西醫安胎藥物的用量,並於懷孕34周又5天時返家,寶寶直到36周又2天時產出,重達3352公克。

馬偕紀念醫院中醫部婦科主治醫師瞿瑞瑩表示,楊太太因從18周起即每3分鐘頻繁宮縮而入院安胎,住院100多天中,安胎方式包括口服舌下錠、針劑、塞劑等安胎藥物,雖順利將胎兒養到27周,但宮縮頻率仍高達7至10分鐘一次。

楊太太因宮縮頻繁導致只能臥床,即使大小便都在病床上不能起身,還要忍耐安胎藥物所帶來燥熱及心悸等不適,在考量她為多胎且之前早產,因此從28周起為其擬定包含固腎、清熱、瀉下三階段中藥治療計畫,每兩周更換、助其安胎過程更平順。

瞿瑞瑩表示,階段一的固腎安神藥粉,以甘麥大棗湯、菟絲子及續斷組成,緩解頻繁宮縮及母體緊張,幫助楊太太寧心安神、顧腎養血並培護胎元;階段二的清熱散鬱,則以黃芩湯及半夏厚朴湯組成,加強緩解因安胎藥物造成的喘熱及腹脹;最後第32周的調和瀉下,則以大柴胡湯、黃芩及白朮組成,針對楊太太的發熱及排便困擾,調和陰陽、行氣燥熱以養胎。

楊太太在接受中醫介入安胎後,隨即感受到明顯差異,身體不適症狀改善,也在兩週調整一次的中醫用藥狀況下,逐步調降西醫安胎藥物的用量,甚至不需要使用到自費安胎藥物。

並於懷孕34週又5天時返家休息。寶寶最後在36週又2天時順利產出,楊太太滿懷感謝地表示,這是她安胎第一次能返家休息,更是她五次懷孕經驗以來,寶寶在體內住最久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