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中)29日出席「2019總統科學獎」頒獎典禮,獲獎的數理科學組李遠鵬院士(左)與哥哥也是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右)一同合影。(陳信翰攝)
蔡英文總統(左)29日出席「2019總統科學獎」頒獎典禮,親自頒發給數理科學組李遠鵬院士(右)。(陳信翰攝)

兩年一度的總統科學獎今(29)日舉行頒獎典禮,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胞弟、中研院院士李遠鵬為本屆「數理科學組」得主,他在致詞時提到,近年來我國面臨最嚴重的高教困境,即在於博士班學生越來越少,實驗室經驗難傳承,且缺乏高級人力,導致我國研究能力難與外國競爭,國家競爭力衰退,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並非單靠教育部與科技部便可解決。

李遠鵬回顧自己38年的學術研究生涯,強調一路走來,靠著一開始簡陋的儀器設備,到能夠做出領先國際的技術,需要的是努力與執著,還有追求求新求變的精神,不斷地要改進現有研究方法,並引進新的技術,才能克服研究瓶頸,完成與眾不同的研究。

但李遠鵬提到,近年來國內面臨最嚴重的高教問題,即在於想念博士班的學生愈來愈少,實驗室經驗傳承因此斷層,高級人力缺乏,如此問題如無法解決,將導致我國研究無法與外國競爭,國家競爭力勢必日漸衰退,「這是很嚴重的社會問題!」 不是單單仰賴科技部或教育部就可以解決,必須集思廣益,才能讓年輕學子發現、發展興趣與能力,有機會投入基礎科學研究。

李遠鵬也說,至於實驗室經驗傳承的問題,如要改變,勢必得改變制度,現在在大學教授從事研究工作,大多是一人單打獨鬥,主要在於碩、博士生在求學的兩年內,要上課、要學習新技術,無法擔負經驗傳承的重任,如果台灣可以參考日本或歐洲的制度,在教授之下,設置副教授、助理教授、技術員做為一個團隊,研究廣度與深度才能提升,如此我國教學研究才能與國外一流團隊競爭。

李遠鵬也指出,不少理工科的大學教授,如果教出來的碩士生,能進入半導體公司工作,學生的薪水加紅利,「比辛苦一輩子的教授高,情何以堪!」因此他會努力從事研究工作的教授請命。

李遠鵬最後提到,他們這一輩的大學教授,大多以研究為興趣,不在乎薪水,但年輕一輩的兢爭力與前一輩相差大,面對薪資福利條件,對於職涯一定有所抉擇,這樣會造成人才斷層,希望政府注意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