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爭群眾公然打砸立法機構設施,暴力襲警,毆打無辜群眾。(中新社)

2019年香港電子展剛結束,據參展者的評估,今年到訪客户人數不到往年的三成,很多客户都因香港示威暴動,擔心自身安危而不來。

我曾親赴現場,展區一片冷清。

商業展覽每年為香港帶來鉅大收益,參展者需支付極高的場地費用,參展人員及訪客在航空、貨運、住宿、餐飲、交通、購物等消費,對香港經濟貢獻至大。

2000年以前,亞大的商展中心在台灣,電子展、電腦展等許多商展都世界知名。香港努力了20年,在台灣手中奪得了亞太商展中心寶座,其過程篳路藍縷,十分艱辛。

1997年,香港回歸前,心慌意亂的企業家曾大量外逃,經濟一片蕭條。

而由於商展業務的成功,重新带動香港的經濟榮景,每年商務及旅遊,入境超過5000萬人次(台灣约1000萬人次)。

可我没想到,獨領商展風騷20年的香港,竟會因反送中示威暴亂,自己坑殺了賺錢的金母雞。

其亞太商展中心的地位,岌岌可危,極可能會拱手讓給廣州的廣交會或深圳的商展。

更可懼者,其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可能不保。没有商業的香港,下場可能十分淒慘!

從反送中示威以來,示威者曾多次暴力佔據香港機場,造成國際旅客的恐懼,訪客也因此驟減。我8月曾約客户在香港見面,我到了,客户卻臨時取消行程。

我在香港街頭看到許多噴塗,羞辱港府及「中國」;很多地鐵站設施被破壞,車站封閉,造成出行不便。

我碰到幾個年輕的鎮暴警察,我很想伸出拇指給他們一點鼓勵,但想到可能會被暴民跟蹤毆打而做罷!

這就是西方所謂自由民主的香港,想來十分諷刺。

回到酒店,電視上看到的是示威者投汽油彈,打砸立場不同商家的店面,還有警察被示威者割喉。

這已不是合法遊行,這是暴亂!

香港暴亂的原因,眾說紛云,有說是美國勢力介入,是中美貿易戰的延續;也有說四大家族壟斷財富和土地,房價太貴(約是台灣四倍),香港青年看不到希望。

而我有幾點不同的觀察,一是香港人對大陸的情緒反彈,由於香港國際化的優勢,以前很多世界知名企業,其亞洲總部或採購中心大都設在香港,但這幾年已大量轉移至深圳及上海。

面對大陸的崛起,很多香港人心態上無法接受,認為大陸致富,是搶佔了他們的機會。

也有一些香港人,和台商一樣,在大陸經濟發展的早期,行政和法治不健全的年代,吃過虧,情緒上有反彈,因此支持反送中示威。

但這些人,即便是心中有怨,也絶不會希望香港暴亂,作死自己。

我認為,香港問題的根源,是出自教育。香港人接受的是英國的殖民教育,對中國歷史與文化少有涉獵,更缺少民族認同。

我在想,台灣民主化的過程,同樣也有政治運動,我曾和幾十萬人一起走上台北街頭,抗議阿扁的貪腐。

而台灣的示威遊行,不會有汽油彈,馬路上乾乾淨淨,没人亂丢垃圾,更没有人會去騷擾自己的同胞。

台灣就算是有抗爭,也只針對政府的權責單位,不會去暴打無辜百姓。

台港之間,之所以有如此巨大之差異,因兩地教育基礎全然不同。

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後,台灣一直重視歷史與文化的教育。

所以我們知道孔子說的「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因此,不會讓自己成為亂邦;知道「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

我們了解孟子所說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也深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没有人民的支持,任何政治抗爭絕難持久。

而如此簡單的道理,接受殖民教育的黄之鋒等學運份子卻不明白。

因此,他們才會暴打那些立場不同的人民,會公然堵路、阻止地鐵發車,認為擾民、砸店,甚至殺警,讓人民恐懼,讓香港癱瘓,就能革命成功。

黄之鋒如果多讀點中國書,一定會知道「覆巢之下無完卵」,他絕不會去要求美國國會,立法制裁香港。

香港如因制裁,變成另一個委内瑞拉,黄的父母,親友肯定也玉石俱焚,没好日子過。

殖民教育,必然會切斷香港人與中國的歷史、文化臍帶。更不會告訴他們,百年以來,列強對中國侵略,割地賠款,幾至亡國。

而在傷痛中站起來的中國,對領土、對主權是分毫必較,寸土不讓的。

如果黄之鋒知道,1969年,為了中俄邊境烏蘇里江上0.8平方公里的珍寶島被奪,中國不惜與蘇聯老大哥動武,他就不會去幻想,大陸會讓香港獨立了。

香港實行的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是摸著石頭過河,大陸及香港政府需要面對的改革,肯定不少。

但改革是在現有體制下求改變,革命則是摧毀現有政權。

黄之鋒等人要求港獨,要的是革命,而不是改革。

而革命者往往是要犧牲自己的,我年少時在課本上讀林覺民的與妻訣别書,字字血淚,為了民族血脈延續,烈士們可以拋頭顱,灑熱血。

而香港没有到民不聊生、人民走頭無路,需要到革命的地步。大陸也不是滿清。

很多暴力示威者鬧完事就外逃台灣,請蔡英文庇護,他們並不想做烈士!

聽說有鬥狠者,可日領豐厚的「走路工」,這那裏像是在革命?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說:「香港示威者的五點訴求,並非只是反送中,他們主要是要羞辱香港特區政府,此並無助於問題的解决。如果這些事發生在新加坡,外界對新加坡的信心將會被摧毁,新加坡肯定會完蛋!」

他對香港問題的觀察,與竊喜在香港亂局中「檢到槍」的蔡英文,格局上明顯不同。

香港之亂,有美國煽風點火,既可打臉大陸,又送槍給蔡英文,可說是一本萬利。

但多數台灣人不明所以,誤以為大陸打壓香港,引起民憤,因此反對一國兩制,此有助於2020年蔡英文的當選。

果如此,台灣將在兩岸對抗中,再虚耗四年,此為台灣危機之一。

英治時期,港人有自由而無民主,回歸之後,香港民主制度的建立,摸索過程坎坷。

我期盼林鄭月娥,既然是港人治港,香港人應該學會解决自己的問題。

該改革的,絕不避諱,需要大陸政策或法令配合的,可明確提出。

港人在大陸如有蒙受冤屈的,提出具體事實,要求大陸正視。

而對於示威者不合理的要求,應堅定拒絕。對暴民,則絕不手軟,否則香港前途堪慮!

示威者也應知見好就收,結束香港民主化過程的陣痛,不要讓香港經濟在抗爭中毁滅。

香港之亂,是台灣的一面鏡子。擱筆之際,我甚盼2020年台灣大選之後,新的領導人,能堅定導正被民進黨修改的歷史課綱。

文、史本不分家,讀出師表而不讀三國,肯定一頭霧水;而不讀三國,不知諸葛亮的忠,不知關羽的義。

這些忠孝節義的歷史,和民族傳統美德的教育,培養了台灣人民的人文素養,即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所以,外國人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而民進黨正努力摧毁這些,試圖把台灣的文史教育香港化。

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是兩岸人民共同的資產。大陸文革之後,台灣在這方面的教育,一直領先大陸。而大陸正急起直追。

民進黨為了台獨,修改歷史課綱,去中國化。對青少年進行知識閹割,剝奪了他們對歷史文化「知的權利」,把台灣下一代當白老鼠,餵養台獨毒素,美其名曰天然獨。

此將使台灣的下一代變得淺薄與無知,台灣會出現千萬個黄之鋒,從此將永無寧日。此為台灣危機之二。

我絕不希望今天的香港,成為明日的台灣。

香港之亂,台灣的知識份子應哀衿勿喜,反求諸己。

(本文作者:吳思鍾 台灣西陵公司創辦人 曾任青創會、工商建研會、電電公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