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能源署長表示,低碳能源包括核能、風能、太陽光能,不可因偏見而反核。(圖/IEA)

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署長比羅爾(Fatih Birol)告訴美國與歐盟高級官員,「世界各國,尤其是先進國家必須學會根據其能源的安全性和可靠性進行真實評估,必須在為時已晚之前,減少碳排放做出貢獻,最重要的是不應對核能有所偏見。」他的意思是,核能是目前所有成熟科技當中,最有效的減碳工具。

世界核能新聞(world nuclear news)報導,要實現全球可持續發展,就必須使用所有的減碳能源技術,其中包括大型核電廠,以及和小型模組化反應爐(small modular reactors,SMR),然而,在先進國家經濟體中,普遍出現核能電廠與反應爐老化問題,卻遲遲沒有接替發電的新反應爐,這是特別令人擔憂的問題。

總部位於巴黎的國際能源署(IEA)的執行董事比羅爾(Birol)在10月21日在布魯塞爾舉行的首屆美歐SMR高級工業論壇上發表了主題演講。他指出,電力安全和減少排放是核能持續重要性的兩個重要戰略原因,但是核電面臨兩個主要挑戰:現有機組的使用年限屆期需延長,另外新核電廠興建計畫太緩慢。

比羅爾援引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的數據,2018年全球的能源需求量出現了前所未有增長,然而其中一半是天然氣,其次才是可再生能源(風能、太陽光電),然後是石油、煤炭,最後才是和核能。在這樣的能源配比下,全球碳排放量仍在快速增加,突顯了我們對於清潔能源的轉型,其實並不成功。

比羅爾說:「就氣候變化的辯論而言,最讓我擔心的是,各國政治聲明、目標、報告,與現實情況似乎越來越脫節。」

他表示,減碳的工作最重要還是發電,因為碳排放量的來源,約40%來自電力部門,長久以來一直如此。在20年前,發電量中約有63%來自化石燃料、27%來自低碳能源,也就是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然而時至今日,化石燃料的發電量仍然是63%,低碳能源還是27%,差別只在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增加,核能的比例卻下降了!換言之,在過去的二十年間,可再生能源取代掉另一種低碳能源(核能),卻沒有取代真正該被取代的化石燃料。

比羅爾說,推動可再生能源的政策,經常不自覺去排擠掉核能,然而核能卻是當今清潔能源(clean energy)的主力,僅次於水力發電,但是發達經濟體(比如美國、歐盟和日本)的許多核電廠,已經接近最初的40年設計壽命,如果沒有進行延壽運轉或是新建核電廠,到了2040年,發達經濟體的核電容量將下降三分之二,這不是核能科技有什麼問題,主要是政治上的限制,和市場誘因不足所致。

比羅爾警告:「如果我們失去核能,我們等於自斷一臂,減碳工作就可能失敗。」

比羅爾建議,延長核能電廠使用壽命,與提倡新的太陽能、風能,都是增加清潔電力的方法,其中延長核電廠的使用壽命,是減少碳排放的最划算、最便宜的政策工具。並且,由於迷你型核反應爐SMR逐步走向成熟,核能政策在未來將具有更高的靈活性和可擴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