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銀公布《2020年全球經商環境調查報告》,大陸進步飛快,由2016年的全球第78名上升至第31名。圖為外商採購大陸家電產品。圖/新華社

 2019年10月底世界銀行(世銀)公布了《2020年全球經商環境調查報告》(Doing Business Report),台灣在此一重要國際評比中,不但疲態畢現且後繼乏力,而相對的,中國大陸卻呈快速追趕之勢;兩岸在「經商環境」的評比上,何時會出現對大陸有利的「黃金交叉」?而台灣現今是否就已呈「挫咧等」的頹勢呢?

 今年公布的2020年全球經商容易度評比中,台灣的整體排名是全球第15名,比去年退後兩名。若我們把台灣近三年來的評比與中國大陸的評比做一比較,則上述中國大陸來勢洶洶的態勢是愈為明顯。以世銀所發布的時間點為例,在2016至2019這四年,台灣/中國大陸在上述時間的評比排名分別為 11/78,15/78,13/46,15/31,由此可見,中國大陸急起直追的速度是飛快:其由2016年的全球第78名上升至第31名;相對的,台灣則由2016年的第11名倒退至2019年的第15名。

 台灣約在7年前,也曾在此一指標的排名上出現重大的突破,猶記得,台灣在2008年時,在此一評比上,落居全球第61(只略比2015年時的中國大陸第78名稍好些),而當時在行政院大力的支持下,由陳副院長冲任召集人,而由筆者以經建會副主委的身份任該專案執行秘書,不但在經建會也特別在行政院開會,全力協調各部會推動改革,終於在2012年時,將原來大幅落後的全球61名,翻轉為全球第16名。其後,於馬政府第二任尾聲,也再創高峰,高升至全球第11名,8年執政共進步50名。

 台灣在排名上,極有可能會很快地被中國大陸貼身逼近且或甚至被超越,其理由至少有二。其一,台灣近年來對世銀的「經商環境」國際評比並不重視,因此,既沒有施政上的迫切性,更不會為此而構成執政上的重大缺失,多年來,只有在世銀發布新年度的指標之後,會出現一天或二天的新聞熱度或報導,之後,也就船過水無痕,因此,它也不會對現執政黨有任何壓力。

 其二,中國大陸在此一指標上,早已完成台灣多年來所無法完成的突破。以台灣在歷年評比中的軟肋,也就是評比排名中表現最差的「獲得信貸」這個項目來說,由於迄今台灣一直力拒將我國的「動產擔保交易法制」與聯合國《擔保交易立法指南》接軌,如此一來,台灣金管會所主政的「獲得信貸」此一評比項目,不但被中國大陸超越,且在全球排名中,更被狠甩至在百名之外,排名更遠落後於蒙古、越南甚至是肯亞等非洲國家,早已被視為「低度落後國家」等級。

 此外,財政部主政的「跨境貿易」這一排名,多年來也一直在5、60名之間,上述兩大項目都必將持續地拖累台灣在總體指標上的表現。為此,吾人或可大膽地推測,當世界各國大幅進步而台灣相對不進步時,則或在中共「十四五」規劃期間,也就是在台灣下一屆總統任期內,台灣的經商環境排名有可能被擠出全球20名之外;而中國大陸在美中貿易戰的強大壓力及「十四五」的期許下,反而會力圖改革,提振投資,致使其能近逼至全球排名20名或更佳時,則它,就是上述對台灣不利的「黃金交叉」之時,也必將是台灣在兩岸經貿和平競賽中重大挫敗之時。

 世銀的「經商環境」評比有那麼重要嗎?它涉及該國經商環境法制的結構性改革,它是建制經商環境法制基礎建設的重要指引,它也是各國政府展現友善企業經商環境的決心與企圖心的最佳證明。而當台灣的評比竟輸給中國大陸後,又有那麼嚴重嗎?它代表了兩岸政府重視民生經濟,與展現永續國家發展的基本態度上的「翻轉」。

 經商環境的評比,它亦猶如水與青蛙般,若水(環境)好,則蛙(商業活動)就一定較好,優質的企業也一定更多,經濟的活力也愈大;反之若水不好,或竟成水煮青蛙之劣勢時,台灣人民就一定受害最深,且一定不會「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