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2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習五條》,其核心精神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中共去年公布惠台《31條措施》,日前又加碼公布《26條措施》,照國台辦說法,兩項措施的宗旨「一脈相承」,也就是「台灣方案」的具體措施。

 《26條》較諸《31條》更細緻,凡台灣人民在大陸和國際上所需要的照顧都包羅其中,要項有台企投資、保障教育、行業標準、海外領事保護、生活、職業、文藝等,對台灣同胞與大陸同胞一視同仁,甚至對台胞更優惠。

 用政治解釋,這當然是種「統戰」手段。其實,習近平的「台灣方案」也是統戰,但效應顯然不及預期,因為台灣社會反應冷淡,國台辦呼籲台灣政黨和社會領袖赴北京共商大計,僅有少數人前往,簡單會晤後不了了之。

 於是,北京單方面提出方案,這就是《26條》的由來。大陸理解到,「一國兩制」在港澳行得通,在台灣卻窒礙難行,原因是港澳沒有國家主權問題,台灣則有中華民國主權在。兩岸「一中原則」的政治面因主權爭議,既難「求同」,也難「存異」,更因民進黨執政後以許多手段「去中」,使馬英九執政時所營造的兩岸和平穩定關係遭到嚴重破壞。中共期待的「一國兩制」在台灣越來越沒有市場,最近陸委會公布,台灣反對「一國兩制」的民意接近9成,這當然有蔡政府炒作台灣意識的「機構效應」,但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狂瀾高漲未消,也是因素。

 大陸不能在「一國」上有所成,便著重在「兩制」上下功夫,捨棄與政府接觸,而和台灣人民直接對話。當年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主張時,聲言先在港澳實施,其成果將作為台灣的「垂範」,那時所提出的「制」,包括台灣可以有自己的軍隊、貨幣、司法終審權,北京不派人來台做官等,不過這些「優惠」引不起台灣人的興趣。

 想必中共也明白,將港澳的「制」移到台灣,難以落實,便有了另訂方案的想法,集思廣益後的《31條》和《26條》,是港澳「一國兩制」所沒有的,恐猶不足,要台灣一起來討論,若台灣要求多加幾條,大陸想必一樣會接受。如雙方有了共識,一國兩制在台灣就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蔡英文將「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視為「亡國論」,且強調「一國」,對於與台灣人民生活相連接的《31條》和《26條》避而不談,這其中應有心虛的緣故,因為這些措施雖不能確信北京能一一實踐,以及推行過程中會否打折扣,但如果蔡政府能苦民所苦,又何必在乎北京提惠台措施?

 再如蔡英文口口聲聲的「主權」,將憲法明訂的國名「中華民國」偷天換日為「中華民國台灣」,其推動台獨之心溢於言表。當中華民國被蔡英文虛化了,北京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一國」的概念就有了空間。

 所以,蔡英文的「亡國感」,是怕中華民國會亡,還是擔心從此台獨無活路?在大陸公布《26條》後,總統府和陸委會異口同聲「這項方案,名為惠台,實則利中,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行動方案」,顯現出蔡政府的惴惴不安。倒是韓國瑜的說法很磊落:「樂見大陸當局營造對台商有利的經營環境,但對於任何矮化中華民國主權的做法,一定堅決反對。」這才是台灣人民應共同自訂的「台灣方案」。

 (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