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美國通過各式「友台」法案之後,大陸4日發布惠台《26條措施》。輿論認為這顯示在中美對抗下,台灣的地緣政治價值上升。然而,「友台」和「惠台」虛實有別,需要分辨清楚。

 美方的「台北法案」不是「建交公報」,而是美國介入台灣選舉的工具。台灣稱揚自己的「民主制度」,但台灣的民主選舉至今無法拒絕美國的工具性介入。同時,包括「2020國防授權法案」之類的友台法案,也是美國大量出售次級而高價武器予台灣的藉口。

 一個最簡單的邏輯是,美國至今否認台灣作為「國家」的身分,卻要台灣付出比「邦交國」還高昂許多的「友好代價」;美國在口頭上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或鞏固台灣的「邦交國」,卻不願也不敢逾越「一個中國」原則,更不敢與台灣「建交」,連美台間的「自由貿易協定」都遙遙無期。這就已說明台灣只是美國眼中的籌碼,而不是什麼「不可替代的重要夥伴」。

 美國為了阻滯中國復興的大勢,才發動三戰(貿易戰、軍備戰、科技戰),並建構所謂「印太戰略」。而利用台海兩岸的問題強化台灣的「夥伴形象」,就成為美國這種阻滯戰略的一部分,但台灣某些政學媒則宣稱,美國是為了「維護區域和平穩定」才這麼做。

 可事實正好相反。美國介入包括敘利亞在內的行動,終究以挑起戰火、生靈塗炭為收場,因為籌碼總是要丟出去的。如今美國以台海問題為其「印太戰略」的前線,等於把台灣推向戰火臨界點,這將引起大陸當局採取相應的反制作為。

 換句話說,美國激化美台「夥伴關係」的戰略想像,只會加速改變台海現狀,而不是為了「維護區域和平穩定」。關鍵在於,「一個中國」不只是兩岸共識,還是全球共識,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北京的相應作為具有高度的正當性。

 而台灣也是內在於「一個中國」的框架和全球共識之下,美國再怎麼「友台」,也無法顛覆這個框架。所以,馬英九在牛津大學直指美台關係「友好但缺實際效果」,可說是經驗之談。

 時移勢易,台灣的戰略價值既不在地緣,也不在民主,更不在於被動地依賴中美對峙才能凸顯出來。這些自上世紀延續至今的冷戰套路與意識形態,其實已經束縛台灣發展繁榮的真正機會,麥卡錫主義式的「中共代理人」法案等,就是其中一例。

 新時代台灣真正的機會和價值,在於她曾經擁有、卻已然生疏或拋卻的中華文化與同胞意識,唯此能讓台灣保住最後的和平主動性,並根本保證台灣與印太地區長遠的和平穩定,然而美國卻在鼓勵或暗助台灣做著相反的事情。(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