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轉小教室起初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抗議,隨後轉至鄰近的二二八公園抗爭,至今已是第1000天。(台權會提供/林良齊台北傳真)

原轉小教室起初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抗議,隨後轉至鄰近的二二八公園抗爭,至今已是第1000天,但訴求至今仍未達成,台灣人權促進會今天聲援原轉小教室並表示,原住民族的抗爭與搏鬥,並沒有因為總統蔡英文的道歉而停止,台灣原住民族的被壓迫,並沒有因為總統府的原轉會而有任何的改善,「沒有人是局外人」。

台權會表示,民進黨政府於2017年2月18日公告《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排除了私有地,這根本上惡意曲解了「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二十一條當中的諮商同意權的行使,雖然法律授權原民會制定辦法,原民會制定的辦法卻完全推翻了法律。巴奈於是自2月23日開始抗爭,至今仍未停止,今天是抗爭的第一千天,且行動目前並沒有退回的打算。

台權會指出,回顧過往至今的原住民族運動,為了反抗來自各殖民外來政權的不正義、嘗試爭取原住民族被剝奪的權利,諸多前輩與現在正在竭盡努力抗爭的行動者們,特別是在中華民國法律的宰制中尋求各種方法,回復姓名、族群正名、還我土地、原住民族自治,原運需要透過原住民族基本法與國際人權標準,以及更多保障制度撐出空間,撐起族人自主自治的空間。

但看到亞泥礦下的太魯閣族Ayu部落為了爭取部落自主,如今正在與中華民國政府中央地方政府搏鬥,甚至被迫受到Bsngan大部落會議其他部落的影響與分化。也看到邵族傳統領域直接被地方政府撤銷的荒謬的結果。原基法已經通過14年,但原住民族的自治在哪裡?原住民族權利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