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認為無法止暴制亂的源頭在香港法院;圖為2016年11月30日,香港高院宣布,駁回兩名辱國候任議員就宣誓案司法覆核提出的上訴,大批媒體在法院外守候。(中新社)

 在大陸港澳辦直接批評香港高院推翻《禁蒙面法》是挑戰人大常委會權威後,可以說,北京當局已經定調,香港法院是止暴制亂最大的漏洞,之後的發展,可以從短期與中長期來分析,短期人大常委會必透過其對於《基本法》的解釋權,協助港府建立權威,中長期而言,在不危害香港的金融地位前提下,北京會修補普遍法體系中的外部因素。

 主管港澳事務的政治局常委韓正11月6日接見香港特首林鄭時曾說,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當前最重要工作,「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共同責任和最大共識」,希望社會進一步凝聚反暴力、護法治、保穩定的正能量。韓正直接點名司法機關。

 接著本月17日新華社微信公眾號在解讀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14日在巴西就香港局勢發表談話,其中一句「堅定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新華社說,止暴制亂,不僅僅是特區政府、阿Sir們的事,還有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香港的司法機構也必須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如果警察辛苦抓捕的暴力分子,得不到應有的法律懲治,那就是縱容了。行文間充分流露出對港警抓人、法院放人的不滿。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17日一版的評論員文章,開頭就是「暴力橫行、法治不彰是香港最大的危險」,在此的「法治不彰」自然不會指港府與港警,又是針對香港法院。

 香港能作為亞洲金融中心,除了擁有最自由的經濟體外,當年由英國所建立的獨立司法也功不可沒。但隨著一國兩制進入深水區,開始觸及港人認同中國的問題及兩制的分野等難題,自北京角度觀之,香港的外籍法官、普通法體制,成為最大的漏洞。

 《人民日報》17日一版的評論強調,在止暴制亂這個大是大非、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問題上,沒有中間地帶,容不得猶豫徘徊和動搖。所以北京是鐵了心,要改革香港的司法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