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台商產業轉型升級峰會,分論壇二:兩岸青年創業研討(5G/AI/區塊鏈)。(記者宋秉忠攝)

 10月下旬正值美中貿易戰炙熱的當下,輿論都以為大陸陷入經濟衰退而焦頭爛額之際,中共中央政治局卻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顯現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的戰略定力。尤甚,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著重要作用,我們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著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習主席對區塊鏈的定調,讓大陸區塊鏈業者陷入一片沸騰,區塊鏈概念股價應聲大漲,投資者又把新創籌碼又壓回區塊鏈項目。筆者分析高層重視區塊鏈的主因,乃區塊鏈源於加密貨幣,目前正在向垂直領域延伸,其蘊含著巨大的變革潛力,有望成為數位經濟信息基礎設施的重要組件,無法忽視區塊鏈正在改變諸多行業的發展圖景。與其讓區塊鏈快速發展變成不受控制的怪獸,不如公私協力打造出符合中國特色的區塊鏈。

 區塊鏈業已開創了一種在不可信的競爭環境中,以低成本建立信任的新型計算典範和協作模式,憑藉其獨有的信任建立機制,實現了穿透式監管和信任逐級傳遞,消費者可以相信區塊鏈技術讓自己的財富移轉更為透明,降低不必要的交易成本。

 不過,其他國家或經濟體如何看待區塊鏈?筆者粗略地區分為3種:首先,多數國家重視區塊鏈技術在實體經濟中的應用;其次,少數國家對區塊鏈及加密貨幣持積極擁抱的態度;少部分國家對加密貨幣明確了監管措施。例如,澳洲、南韓、德國、荷蘭、塞浦路斯、阿聯酋等國積極發展區塊鏈產業,並制定了產業總體發展戰略;而美國、南韓、英國、澳大利亞及歐盟等,重視區塊鏈技術研究與應用探索的原因是科學;與此同時,中國、法國、瑞士、芬蘭、列支敦士登等國家已經陸續制定了區塊鏈監管方面的法規。區塊鏈概念也影響國際地緣政治的紛擾。

 區塊鏈技術代表去中心化,卻更具有重塑中心化的能力,特別是在金融基礎設施的潛力。一般來說,區塊鏈帶來的不僅是技術方面的改良,更進一步引入了新的金融模式和組織形式。例如,先前沸沸揚揚的Facebook發起Libra項目,其目標是構建一個全球化、分布式、可編程的通用底層金融基礎設施,Libra的概念在當前金融體系具有顛覆性意義。原因其一,區塊鏈分布式特徵使不同金融市場出現「去中介化」趨勢,提升執行效率。再者,區塊鏈作為金融科技之一,將大幅改變傳統金融市場格局,透過高透明、可穿透的數字化資產管理,形成信任的鏈式傳遞,加密數字資產的高效在線轉移。

 此外,「智能合約」的發展將使貨幣可編程,支付能夠在特定條件下執行,讀者能否想像日後的中央銀行可以發行特定用途的數位貨幣,精確地實施其產業政策,使這些貨幣只有在進入特定行業時才能被支付。

 看到大陸即便在美中貿易戰的壓力下,仍然執著於區塊鏈的探索;反觀台灣,其基礎建設和法令規範是最具有討論區塊鏈議題的經濟體,可惜依然掉入藍綠對決的選舉氣氛中,更悲慘者乃不見藍綠候選人對區塊鏈的未來發展有任何的感想,甚至是遐想。(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