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搜救犬工作近7年,被同仁親切稱為「童哥」的童逸賢笑稱,「我都說我是狗班長,底下有7條狗、4個人」,管的狗比管的人還要多。(劉宗龍攝)
掃瞄QR CODE觀賞影音

 在瓦礫堆中穿梭,不放棄任何一絲生命跡象,被同仁暱稱為「童哥」的桃園市政府消防局特搜大隊第一搜救分隊小隊長童逸賢,談起朝夕相處的首隻搜救犬「快樂」滿臉堆著笑意,細數一人一狗的革命情感,他期盼到快樂退役時,能爭取領養牠回家「一定要陪牠到終老!」

 接觸搜救犬工作近7年,童逸賢笑稱「我都說我是狗班長,底下有7條狗、4個人」,管的狗比管的人還多。即便面對的是搜救犬的日常照護、訓練,童逸賢與同仁們每天早上開始,包括清洗犬舍、餵食、訓練、觀察狗隻身體情況、清洗犬舍等,每一項工作任何細節都不馬虎。

 童逸賢是桃園市政府消防局第一批參與內政部消防署訓練中心搜救犬相關訓練完訓的領犬員,合格的搜救犬可以透過領犬員的遠距離指令,藉著牠們靈敏的五感,在瓦礫堆、山林中等災害現場,搜尋到受困民眾,一犬的搜救效率,大約可以比上40名搜救人員。

 德國狼犬「快樂」是童逸賢第一隻接下的搜救犬。「我跟他都是第一次接觸,都有個磨合期」,一人一狗,誰也不懂誰,在那裡撐了很久。後來童逸賢索性帶著枕頭、棉被,每天跟快樂膩在一起「眼睛一張開就看到牠、休假也帶著牠進行社會化訓練」,完完整整「黏」在一起1年7個月,才建立起互信關係,到現在只要動一根指頭,快樂就知道該往左或往右。

 台灣搜救犬的環境剛建立不到10年,童逸賢指出,在國外常會看到他們把狗當作搜救器材,制度比較硬、比較冰冷,但在台灣「比較人性化,當作夥伴生老病死都是我們面對」,而人犬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培養默契「搜救犬也是生命個體,每隻犬的脾氣、個性,完全不一樣」,需要花一定的時間摸索。

 談起跟快樂這幾年的相處,童逸賢笑說「快樂是隻很愛吃醋的狗」,隨著犬隊的犬隻逐漸增加,只要有其他狗接近,快樂就會把其他狗趕走,彷彿不希望有其他狗來剝奪他們相處時間,「對狗來說,因為你就是牠眼中的全世界,牠生活的每一天都是繞著你在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