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作家陳映瞳在新作《看見陽光燦爛的自己》中,希望藉寫作,讓更多人正向思考與生活。(郭吉銓攝)

 高敏感和內向,過去不被認為是「正面」的人格特質,但對醫師作家陳映瞳而言,正是因為善於觀察旁人,記得那些日常人與人相處時留下的痕跡,讓她覺察關係中的善意與惡意,也看見年輕世代面對人生的困頓和徬徨。

 自己如瓦器 歷練是寶貝

 「我知道怎麼醫好人身上的病,卻不知道該怎麼幫助人喜歡自己。所以我想透過寫作,努力讓自己和世界都變得更好。」

 在新書《看見陽光燦爛的自己》,陳映瞳以平易近人的文筆和清晰的思路,分享她觀察到人際相處的小故事,「特別是看見年輕一輩的學生和醫療人員,注重智識,卻不一定知道如何與人相處。藉由這些故事,我想讓他們看見有更多方法,提醒我們,在成為醫師之前,要先成為一個好人。」

 陳映瞳本名陳偉勵,是台大醫院的眼科醫師,

 笑起來眼睛彎得瞇瞇的,聆聽別人說話的神情認真專注。在醫院的工作之外,面對醫界後輩、教會團契的年輕朋友,她更是一位擅長傾聽、適時給予必要意見的溫暖前輩,「身為醫師,我們幫助病患接納自己身體的疾病,與疾病共處。我也希望幫助更多人,接納自己的身心,成為更好的樣子。」

 隨時要充電 興趣很多元

 陳映瞳表示,對她而言,教會是一個能夠坦承面對自己的地方,「聖經裡有這樣的說法:『把寶貝放在瓦器中』。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瓦器,我的際遇、與人的相處,則像是一個個的寶貝。所以並非我本身就是寶貝,而是因為有這些放在我這個瓦器的寶貝,我才能成為更好的人。」

 陳映瞳曾獲台北文學獎散文評審獎,台灣文學獎報導文學首獎等獎項,「對我來說,醫師身分和作家的身分是絕配!」她笑說,醫院待久了,看到的醫界故事很多,「不曉得以後有沒有機會也來寫一個『白色巨塔』?應該也會很精彩。」

 除了醫院的研究、工作和寫作,陳映瞳還養了8隻鸚鵡,也規定自己要時時充電,像是每天晚上計時半小時看電影、紀錄片,或是閱讀名人傳記,甚至也學起了大提琴。她也喜歡騎單車等戶外休閒活動,「工作太忙碌,真的要強迫自己動一動,接觸醫院以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