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教總要求總統候選人,承諾不再砍公教的年金。(全教總提供)

年金改革爭議隨著大法官解釋文出爐而淡化,不過全教總今表示,釋憲文所述的由讓所有公教不敢領教,而年金破產危機不過延後10年,一砍再砍的命運似乎就在眼前。他們要求總統候選人,提出確保年金不再砍的對策,才能得到公教的支持。

全教總指出,大法官會議解釋文,明知基金危機的最大原因是政府未按照法律依精算費率進行提撥,卻對於這重大違失完全未置一詞,反將不利後果責由公教人員承擔。

不僅如此,釋憲文對於政府所負擔提撥費率的65%部分視為「恩給之範疇」,相對應的給付政府可以不發給。又對於政府補助的部分,更是「採較為寬鬆的審查標準」,意即可給可不給。

全教總表示,政府所負擔的65%提撥,本就是「雇主的義務」,不是「政府的恩給」。以私校退撫為例,政府負擔提撥費率的32.5%,而這一費用是立即進入到個人帳戶,政府不能要求減少給付。何以到了公教的「確定給付」制,就變成可以減少給付?

不僅如此,本次年改禁絕了社會所詬病的「雙薪肥貓」,但大法官解釋一方面認同限制領月退休金者再任有給職「立法者固有一定形成空間」,卻又直接宣告退休公教再任私校教職「違反平等原則」,應「立即失效」,完全沒有調整空間。

全教總認為,這樣的釋憲文等於讓所有的「雙薪肥貓」死裡逃生,不僅違反公平正義,也難被社會大眾認同。他們問各總統候選人:你認同這種「雙薪肥貓」嗎?

全教總說,大法官的解釋文,等於讓政府完全逃脫應有的責任,已經讓公教人員對年金制度失去信心;而更悲慘的是,蔡英文政府號稱的「30年不破產」,恐怕也只是空話而已。

依據年改後的最新退撫基金精算報告,公務人員基金收入由正轉負的年度為116年,基金用罄(資產歸0)的年度為131年;而教育人員基金收入由正轉負的年度為118年,基金用罄(資產歸0)的年度為129年,距今不過21年。等於這一次的年金改革只讓基金延長10年壽命,10年後還要再來一次大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