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要經濟在溫和向上中仍有諸多變數。 巴拉頓建議,投資人需承擔多一點風險並懂得分散風險,以因應明年具有挑戰的環境。

美中貿易戰拖累今年全球股匯市,固定收益資產―債券成為資金蜂擁轉進的避風港。

隨著貿易戰有望出現轉機,市場轉而關注明年經濟狀況、美國降息與否,導致公債、投資等級債相關商品多空交雜,陷入震盪下行走勢,操作難度增加。

巴拉頓指出,近期美中貿易談判取得進展,且美國明年將進入選舉年,中國從消費力道、汽車市場,可以看出經濟增長出現雜音,雙方如果最後都想採取某種形式的解決方案,將可能出現「金髮女孩(Goldilocks)」的現象,也就是處在低通膨、貨幣寬鬆、經濟又恢復增長的環境;如此一來,央行就會暫停近期數度採用的寬鬆政策。

美中經濟出現雜音 分散風險因應變局

不過,全球投資者情緒雖稍有改善,巴拉頓仍提醒,這並不代表市場充滿信心,而是一種「放鬆」跡象,必須隨時保持謹慎,因為明年的美國經濟恐怕不如今年,可以從貨幣和預算刺激中獲益。

根據市場普遍預估,美國明年的經濟成長率(GDP)可望達到2%,美股近期又迭創新高,聯準會暗示暫停升息,其實符合邏輯,但仍要有聯準會採取選擇性、非主動降息的準備,且減稅優惠即將終止,將使美國企業和美股的獲利能力更加依賴低利率環境。

至於新興市場表現可望令人驚豔。根據滙豐全球資產管理預估,從千禧年開始,新興市場的GDP每年都超過成熟市場,到了2022年,新興市場的GDP來到4.9%,成熟市場為1.6%,雖然新興市場的負債比有往上的趨勢,但相對成熟市場,仍然較低。

減持政府公債 亞洲高收債最吸睛

綜合全球主要經濟板塊明年的發展,可看出溫和向上中仍有諸多變數。巴拉頓建議,投資人承擔多一點風險並懂得分散風險,以因應明年具有挑戰的環境,減持收益率較低的政府公債,加碼投資等級債、高收益債才是未來布局的重心。

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相對更為穩健,撇除委內瑞拉造成的波動失真,利差水準與近10年的平均水準相去不遠,不管從基本面、殖利率、風險分散等角度預估,新興市場債券十分吸睛。尤其「亞洲」的高收益債券,除了有經濟表現做後盾,讓未來幾季的債券違約率保持在低水平外,因貿易戰使企業負債比增加,讓利差相對更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