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簽署香港法案,該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檢視香港情況,判斷其是否仍該享有美國法律下規定的特殊待遇。雖然外界普遍此舉鼓舞香港泛民主派士氣,但美國專家與前任外交官先前就指出,香港法案恐只會讓港人承受大部分的痛。圖為香港民眾支持川普簽署香港法案的海報。(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28日正式簽署全球矚目、被視為美國力挺香港反送中示威的「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檢視香港情況,判斷其是否仍該享有美國法律下規定的特殊待遇,以及對於侵害香港特殊地位的人士給予簽證制裁,雖然外界普遍此舉鼓舞香港泛民主派士氣,但美國專家與前任外交官先前就指出,香港法案恐只會讓港人承受大部分的痛。

據港媒《南華早報》19日報導,美國前副國安顧問拉特納(Ely Ratner)18日在「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華府舉行的一場論壇中表示,香港法案對美國而言是艱困的政策問題,因為需要制定某種規則,以防「傷及無辜」。

美國總統川普簽署香港法案,該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檢視香港情況,判斷其是否仍該享有美國法律下規定的特殊待遇。雖然外界普遍此舉鼓舞香港泛民主派士氣,但美國專家與前任外交官先前就指出,香港法案恐只會讓港人承受大部分的痛。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拉特納進一步指出,法案中許多部份相當重要,它們需要相關報告,但關於認定香港自治程度是非常困難的問題,因為美國一旦將其移除香港特殊待遇,勢必會打擊部分大陸人士,但大部分的痛仍由香港人承受,而且每一年都要受檢一次。

拉特納也與美前亞太助卿、現為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資深研究員的董雲裳(Susan Thornton)看法一致。董雲裳10月向《南華早報》表示,香港法案是巨大錯誤,「恐會懲罰到錯誤的人;對我而言,美國若移除香港特殊地位,對只會讓北京樂見,我真的不懂,我完全不能他們在打什麼主意」。

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學院經濟系副教授曾國平也投書香港蘋果日報表示,港府對於香港法案表示,「該法以人權及民主為名,但實際上部份條文涉及出口管制和香港執行聯合國制裁措施,根本與香港的人權和民主無關」此一部分點出了重點,香港法案不是什麼支持香港政府在限期前實行普選,而是關注香港利用其獨特地位作「中間人」逃避出口管制,尤其是某些性質敏感的高科技產品,不過香港有關的貿易額甚低,直接間接受影響的企業亦不多,於是股市反應不大,要驗證此解釋,可以留意跟這些科技關係密切的上市公司。

據《美國之音》20日報導,前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現任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卜睿哲(Richard Bush)也指出,香港法案無助於平息香港事態,並將激起北京強烈反應,讓美陸關係複雜化,尚不清楚此法案通過會對局勢帶來多大改變。他並表示,他希望美國的任何立法都不要讓香港人承擔更多他們本不想承擔的風險,而他們已經承擔了很大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