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聯前立委周倪安(左)與台聯文宣部主任潘厚勳(右)等人28日下午到北市府抗議。(台聯提供/張穎齊台北傳真)
台聯文宣部主任潘厚勳(中)等人28日下午到北市府抗議,被架走。(台聯提供/張穎齊台北傳真)
台聯前立委周倪安倒地。(台聯提供/張穎齊台北傳真)
台聯前立委周倪安受傷送醫。(台聯提供/張穎齊台北傳真)

2014年爆發太陽花學運,民眾因遭警方驅離,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北市警察局應賠償部分原告合計約111萬餘元,台北市長柯文哲27日表示,原則上會上訴,因為沒有直接證據說這10人受傷是警察造成的。台聯前立委周倪安與台聯文宣部主任潘厚勳等人不滿,28日下午到北市府抗議,周倪安在與駐衛警拉扯中腳板挫傷送醫,並痛批柯冷血。

台聯表示,為了替太陽花受害者討公道,並要求柯文哲說清楚講明白,周、潘2人卻在市府大廳欲進行靜坐抗議時,遭市府人員和駐衛警強行拉扯驅離拒於大門外,周倪安遭數名員警壓倒在地腳板挫傷送醫,經北醫急診後,目前不良於行。

潘厚勳表示,對警方執法過當表示嚴厲譴責,怒批柯文哲是「冷血市長」,若周倪安等十餘人受傷不是警方造成,難道是自己跌倒撞到的嗎?睜眼說瞎話無恥說謊成性!踩著太陽花青年學生的鮮血討好暴警,對得起曾支持過柯選市長的太陽花青年嗎?柯認為警方沒理由不上訴,代表他心裡是認同324當晚暴警執法和港警無人性的鎮壓手段,敢說不敢當沒種出來面對。

周倪安說,324當晚,警方包圍了行政院,控制了現場,驅趕了記者;當晚警察沒有抓到任何一個「攻擊民眾的暴徒」,也沒有制止任何一個「自傷自殘的民眾」,現場是警棍飛舞、警盾起落,透過媒體,看到一個個健康的民眾,被拉進密不透風的員警群裡後,再次看到時,他們包括我已經是頭破血流,骨折、顱內出血、大塊瘀青或昏迷不醒的慘狀。

周倪安痛批,雖沒有拍到員警直接被打破頭的畫面,但柯文哲不會記得嗎?柯不知道自己是踏著太陽花年輕人的鮮血站上首都市長的寶座嗎?每個被員警打倒施暴的民眾,他們拿不出證據,但證據就在行政院內的監視器,就在每個員警的密錄器裡,為什麼警方不敢拿出來?法院向行政機關調閱相關資料也是困難重重,為了追求所有受害者的公道,若北市府要上訴到底,她會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