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0日,新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在華盛頓開幕。(新華社)
掃描QR code 參與線上討論

 超過1年半的中美貿易談判再現和解曙光,第1階段談判協議接近完成,但這不意味中美貿易紛爭的結束,未來將有更多的矛盾與歧異點需要解決。川普明白表示,在智慧財產權盜竊與強迫技術移轉等問題無法獲得妥善解決前,中方要求先降低關稅,對美國來說並不是一個很好的交易。儘管習近平承諾願意加速大陸金融市場開放,但美國認為這樣還不夠。這代表中美貿易談判還有的談,還有更多協議需要簽署。

 對川普的疑慮,劉鶴立即做出回應,宣示金融市場將加速開放,智慧財產權保護及國營企業改革也將加大力道進行。大陸國務院更於日前公布《關於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加重懲處智慧財產權侵權行為,進一步完善智慧財產權制度。這一切作為,都是為了讓中美貿易談判更加順利。畢竟這些問題長久以來都是美方在談判中最在意的一部分。

 只是,這些問題真的就是根本性的爭議所在嗎?答案可能不是。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與精神,或許才是雙方最大的歧異之處。迄今為止,美國及歐洲一直不肯承認大陸的市場經濟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MES),甚至今年6月,北京為避免WTO做出不利大陸的判決,主動撤回向WTO提出的「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爭端訴訟,背後代表的無疑就是對市場經濟的認知差異。美國認為大陸離真正的市場經濟還很遠,大陸卻自認為早已是市場經濟國家,兩造說法無關對錯,差別只是在於對制度的認知不同。

 大陸的經濟改革,走的從來就不是西方民主國家的制度,而更加強調社會主義的作用。也就是說,長達40多年的市場經濟改革,並未讓大陸從社會主義走向類似西方的資本主義。取而代之的,是積極融合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互截其長、互拋其短,實現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套句大陸順口溜,這就是一次新的長征,是社會主義2.0版的再次革命。而這也是大陸歷任領導人一直強調的,中國經濟改革最後的出路,是發展出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只是,這樣的市場經濟模式,國家的主導力量太過強大,並不被美國認可。

 面對如此巨大的認知歧異,貿易談判進入深水區時,有可能弭平嗎?可能性或許不高,但也不至於完全沒有機會。前提是雙方得各退一步,找出彼此都能接受的平衡點。一方面,美國必須認知,每個國家的經濟體制都有各自發展背景,不能一概而論。一味堅持自身模式,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只會招致自大傲慢的批評,並無法獲得他人認同。

 另一方面,大陸必須針對現有做法,做出改變。亦即,減少對市場的人為(或國家)干預與操控,落實真正的市場精神。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改變不是指全面翻轉現有制度,也不可能、不適當,而是在既有體制下,強化市場自由運作的機制。換句話說,落實市場精神,並未意味著要放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可以是核心思想,但實務面要讓經濟走得更長更遠,還是得依賴市場精神。兩者可以並行不悖。在胡溫時代,這一點做得很好,而那個10年也是大陸經濟發展最輝煌的年代。但在習李時代,市場精神逐漸弱化,國家主導力量則在增強。對於大陸經濟長遠發展來說,這顯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中美貿易談判談的如火如荼之際,這更容易落人口實,成為美方談判的絕佳籌碼。

 已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nald Coase在《變革中國:市場經濟的中國之路》一書中強調,大陸經濟改革之所以能取得豐厚成果,就是基於財產權的明確界定,而這正是市場經濟的根基所在,也是市場精神的徹底實踐。

 套用鄧小平40年前留下的智慧,中美彼此之間矛盾與歧異的解決,應該回歸國家社會與經濟發展的本質問題,不在爭執誰的制度更好,而在誰的制度更有效。中國大陸的發展已接近中等收入國家,中等收入國家發展核心力量在中產階級,必須更尊重私人財產、更相信市場,讓私人財產受到更完整的保障,市場競爭更自由,才能產生最大生產力。若能做到,中美貿易貿易紛爭也就自然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