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戲劇一哥黃少祺29日出席香水活動,長期拍戲熬夜、是過勞高危險群的他,被問到高以翔錄影猝逝,他遺憾表示,跟高以翔不認識,也不是意外現場的當事人,不方面表達太多,但敬佩他是個敬業的藝人,「對藝人來說,表演舞台就是你的戰場,戰士能在戰場上堅持到最後,我很佩服他!」但對於職場上的各種安全環節,他說自己不方便表達,我們都不是當事人,也不贊成事後諸葛或放事後炮,有資格批評的人只有高的雙親、至親好友!

黃少祺出席香水活動。(夏利夫香水提供)

他認為不僅藝人工作疲累,就算是朝九晚五上班族也是有累的時候,尤其藝人工作時間很不定時,可能今天累、明天輕鬆,一忙起來可能很多天沒辦法上床睡覺,必須自己找空隙休息,他覺得現在不管是台灣或大陸,拍戲都已經很人性化,都會適度調整,就看劇組怎麼調配。

他說自己曾經在大陸拍古裝戲從屋頂倒吊,結果吊到吐,頸椎很不舒服,導演體恤他狀況,隔天再補拍,他說這種狀況劇組都能理解、可以談。他也曾在船上暈船晃到吐,因不停發抖、嘔吐甚至肌肉痙攣,立刻送急診,他苦笑:「結果上救護車後,車子一加速,我更不舒服,像湧泉一樣吐出來,隔天吞了雙倍暈船藥才拍完這場戲。」他提醒,要知道自己的身體能到什麼極限,當覺得不舒服、不行了時一定要講,劇組絕對能理解,因為不講就可能會出問題。

他因媽媽得癌症,自己也更關注健康,日前趕緊做了首次全身健康檢查,檢查結果大多是小毛病,他多年前就有老花眼,還動過手術,雖然透過運動,讓身材外型保持年輕,但坦言器官、眼睛就是不行,時間到了一些毛病就出現,「器官會告訴你,你現在是中古車了!」他除了頸椎不太好,心臟二尖瓣膜有些先天性問題,不宜挑戰極限或太激烈運動,甲狀腺也有小氣泡線,有輕微腎結石,攝護腺有點鈣化,看到記者聽到攝護腺個個面露詭異微笑,他趕緊解釋:「任何人都可能有,只要不肥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