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活102年、橫跨三個世紀是大陸民企一哥阿里巴巴的遠大目標,今年是阿里成立的第20周年,也是公司的「萬曆十五年」,內外力之下,年內多項重大決策象徵橘色王朝翻開新頁,進入代表穩健的新階段,2019年也勢必成為阿里能否達成102年霸業的成敗關鍵。

 回顧阿里巴巴的2019年,9月馬雲卸任以及11月赴港上市,當屬最重大的兩事件。前者對應內部的人事改革、經營方針轉變以及外部的大陸經濟增速放緩;後者對應內部金流、融資與併購整頓之規劃以及外部的中美貿易戰風險。

 馬雲於2018年就對外宣布即將卸任一事,故從年初開始可以見到,馬雲持續卸下旗下公司的法人代表等位置,而包括胡喜等阿里最年輕的「80後」合夥人也開始接棒,推進世代傳承。年中成立經濟體發展執行委員會,奠定新的最高發展決策機構。年底逼近時,精神領袖馬雲正式退位,新的領導體系正式上路。

 阿里回歸香港上市,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也可能有意外的成分。赴港等於回家一直是阿里與港交所的說法,拉大交易時區也有好處,但香港局勢一定程度上推進了上市進度,否則外界恐料不到阿里如此歸心似箭。

 個體難逃出總體的方向前行。2019年局勢動盪,赴港上市已經反映出這些科技巨頭緊盯著中美貿易戰的煙硝動向進行決策,大陸經濟增速放緩則是次大外力,讓阿里需要一邊調整自身體質,一邊扛起撐內需這面任重且道遠的大旗。

 外力與組織架構重塑下,阿里進入新的穩健方針,不再是大肆擴張、到處併購尋覓增長點,重新聚焦主業電商,年內雖仍有不少大規模收購,但不是涉及電商物流,就是重整關聯公司股權。而原本在外業績高速成長的阿里雲業務,也被賦予更多支撐集團內部業務技術的任務。

 以往最熱鬧的「雙11」盛會在2019年也相對冷淡,更少外圍生態夥伴主管的亮相畫面,反倒是主業務、負責電商的蔣凡、戴珊、劉鵬,負責雲端的張建鋒在「雙11」結束前一一上台演講,不再把舞台留給被投企業展示生態版圖大小,而是重新聚焦主業務領軍班底與內部實力。

 財報上的數字也可見,2019年第三季阿里營收增速創新低水平,雲端業務增速仍快但也不如以往驚人。但幾宗大額收購後,阿里卻還能手握逾人民幣(下同)300億元的金流,加上如今在港增加融資管道,能量依然充足。

 但作為市值5千億美元的龐然大物,阿里是個能夠影響總體走勢的個體,故在其「廣積糧」的同時,也被賦予促進口、拉內需的重責,「內需」成為最常掛在新董事局主席張勇嘴上的口號。同時,在科技戰下,自詡高科技公司的阿里也投入半導體產業發布產品,補大陸軟肋。

 縱然集團方針轉往穩健,但阿里估計會在下個20年才會達到企業頂峰。縱向看,阿里今年的營收增速因過去基數高而創新低,但橫向看,卻仍超越中美科技巨頭。美國方面,科技五強FAAMG與政界關係的撲朔迷離形成企業風險。在大陸對手騰訊方面,阿里則透過赴港上市,將強勢的自身與弱勢的對手放在同一平台上競爭。此外,阿里還手握一顆螞蟻金服上市的核彈,時機若對,市值有望再次大幅攀升。

 以王朝譬喻,隨著精神領袖馬雲卸任,阿里已經遠離始皇開國階段,步入武帝打江山的末期,接著阿里將迎來象徵公司巔峰的開元之治,而要如何拉長盛世守成大業,防範如安史之亂的風險是公司的下一個目標。

 預料阿里中短期將聚焦電商、金融、物流、雲端四大主業,長期待經濟週期轉好,再逐步回歸併購投資跑道,防範創新式破壞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