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總統大選選情詭譎,連「澳」步都提早登場。澳媒率先開槍揭露共諜疑案,蔡政府隨即接力演出,不僅檢調馬上大動作境管與約談,立法院民進黨團1天內就端出「反滲透法」草案,不到1周就逕付二讀程序,力拚三讀,效率奇高。國民黨團不願被抹紅,拒絕背書,放棄表決,但同時拋出「反併吞中華民國法」草案反制,內容猶如「反滲透法」的攣生兄弟一般,馬上引來民進黨立委的撻伐。

 「反併吞法」與其說是反制,不如說是國民黨在國會屈居少數,無力回天下的「反諷」,但如同照妖鏡般,清楚照射出民進黨草案的荒謬與綠營的雙重標準。對於「反併吞法」,民進黨批評這是藍色恐怖、限制言論自由,且違憲。這些回擊完全掉入了國民黨想藉「反併吞法」來凸顯「反滲透法」如何荒謬的陷阱。

 其實兩草案不同之處只有3個:一,立法目的同樣是「確保國家安全及社會安定,維護國家主權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只不過「反併吞法」把「國家」或「我國」兩字通通明確寫成「中華民國」,民進黨立委就開始跳腳了。難道綠營只擔心「我國」被滲透,但卻不顧「中華民國」被併吞?

 二,關於敵對力量的定義,「反併吞法」只是用「敵對組織」與「敵對組織成員」的名稱,取代了「反滲透法」的「境外敵對勢力」與「滲透來源」,內容差異有限。但為避免民眾因難以查證這些組織背後真正的影舞者而誤觸法網或被栽贓陷害,「反併吞法」增加了敵對組織必須由政府「公告」,且民眾必須「明知」才會受罰,對人權只有更加保障,不知有什麼好反對的?

 三,「反併吞法」增加了公務員,包括總統的言論限制。民進黨馬上批評這限制言論自由,死刑處罰過重,同時認為訴究總統刑事責任有違憲問題。其實該條內容是重申現行《刑法》第100條「內亂罪」之規定,而且根據《憲法》第52條,總統刑事豁免權並不能排除內亂或外患罪,因此這些條文沒有違憲問題。如果認為這種處罰不當或過重,民進黨為何不去修改《刑法》?

 至於對公務員言論限制,主要是因為郭冠英事件,無論監察院彈劾案與行政法院判決都確認公務員言論自由有最低限度,即不得違反國家忠誠義務,「反併吞法」將此入法,難道民進黨立委此刻想幫郭冠英翻案?而與綠營「反滲透法」可能限制所有人民的言論自由相比,只限制公務員言論的「反併吞法」顯然更無侵犯人權的問題。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反併吞法」的靈感其實來自於「反滲透法」,但實質內容比前者更好,綠營若仔細研究過,實在沒有反對的理由。只不過該法明白指出捍衛的對象是「中華民國」,就讓想借殼騙票的「假中華民國派」現形,氣急敗壞。而當民進黨指責「反併吞法」如何製造藍色恐怖,如何戕害人民言論自由時,其實正不自覺地批判著自己「反滲透法」草案的荒謬。(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