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有1名女子花花(化名),因為心情不佳借酒澆愁,她的2名友人與一名陳姓男子便陪著她喝酒消愁,然而當花花喝的爛醉後,陳男卻起了歹念,趁著花花熟睡之際,性侵得逞。事後,花花發現內褲沾有不明液體,味道又與精液相似,因此質問陳男,此事因此曝光。最終,法院依乘機性交罪判陳男3年2月徒刑。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桃園市有1名女子花花(化名),因為心情不佳借酒澆愁,她的2名友人與一名陳姓男子便陪著她喝酒消愁,然而當花花喝的爛醉後,陳男卻起了歹念,趁著花花熟睡之際,性侵得逞。事後,花花發現內褲沾有不明液體,味道又與精液相似,因此質問陳男,此事因此曝光。最終,法院依乘機性交罪判陳男3年2月徒刑。

據檢警調查,2016年12月2日深夜11點時,花花因情緒低落,在友人們的陪同下喝了7杯混酒,泥醉的她和陳男與2名友人,一行人便在房內睡著。隨後花花在夢中呼喊著暗戀對象的名字,陳男被花花的夢話吵醒,發現仍熟睡的熟睡的花花,一時色心大起,竟趁機脫掉花花的褲子性侵得逞。待花花清醒回家後才發現,自己的內褲上沾有精液,傳訊息質問陳男後,對方立刻向花花道歉,令花花憤而報警。

陳男在庭訊時辯稱,當時自己意識不清,不可能對花花做這種事,內褲的精液可能是夢遺造成。另外陳男還表示,當時花花大發酒瘋,還主動拉他的手去摸自己胸部及下體;陳男律師則稱,同房尚有2名友人,卻均未聽見花花呼救,也無採集到陳男DNA等。

不過法官在勘驗2人對話紀錄後發現,事發當天花花便質問陳男,當時對方回覆:「我也很愧疚,可是你一直喊著某人名字」,花花再問他:「為何不戴保險套?」,對此陳男表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會寄一點補品給你!」,由此認定陳男說詞反覆,不予採信。

此外,友人亦證稱,雖然陳男也有喝酒,但精神狀況足以辨別事物;另外針對性交、撫摸及小萱夢話等情節,陳男也可清楚描述,顯然並未處於泥醉狀態。由於陳男否認犯行又未與花花達成和解,最終法官依乘機性交罪判陳男3年2月徒刑。

★請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