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1日,在武漢市漢陽區,外賣小哥堅守崗位,在空曠的馬路上合影留念。(新華社)
掃描QR code參與線上討論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大陸確診病例及死亡人數持續飆升,疫情向全球各地蔓延,迫使愈來愈多國家對中國實施境管。為避免疫情失控,大陸將近30個城市祭出封城令或實施社區封閉管理。嚴密的人員管控與道路封鎖,餐飲、批發及零售等服務業門可羅雀,觀光旅遊及交通運輸業也叫苦連天。製造業更深陷停工風暴,料進不來、貨出不去、產線全面停擺,供應鏈斷鏈壓力愈來愈大,資金不充裕的中小企業因而周轉不靈,盤算關廠走人。

 大型企業同樣不好過,占iPhone出貨量5成的富士康鄭州廠,在鄭州市宣布區轄內政府機關、企業、社區實施封閉式管理後,2月10日能否能如期開工,猶未可知。就算能夠如期開工,受限於返鄉民眾均需進行7天或14天自主管理的規定,也可能面臨短期人力大幅短缺、生產線難以全面啟動的窘境。這都會對經濟情勢本就險峻的中國大陸,形成雪上加霜的效果。可以說,疫情對大陸經濟將造成「休克」式打擊。

 近期出爐的調查數據可以驗證這個結果。根據摩根史坦利的統計,大陸全國客運量,在農曆新年前3天,僅5900萬人次,較去年同期1兆以上的人次,大減56%。大陸電影線上票務市場排名首位的貓眼娛樂指出,今年大年初一電影票房只有181萬人民幣,是去年同期15億人民幣的0.12%,連零頭都不到。更不用說,停工與延後開工造成的產能流失,商機規模難以估算。南韓最大車廠現代汽車,因大陸電路零組件供應中斷,不得不宣布全線停產。台灣手機零組件供應大廠與組裝廠如鴻海及和碩等,也面臨斷鏈危機,事態嚴重。

 疫情未見紓緩,國際主要投行紛紛下修大陸經濟成長預測。摩根史坦利就認為,相較去年第4季,大陸首季GDP成長率將減少0.5%至1%,花旗銀行及野村證券看得更壞,預估減幅分別為1.2%及2%以上。疫情對經濟的短期衝擊正在加速擴大,其中對服務業的傷害遠遠超過製造業。

 近年大陸經濟結構調整,已逐漸從製造大國轉型為消費大國,統計2009至2019年10年期間,服務業占GDP比重從44.4%快速成長至53.9%(平均每年約增加1%),對經濟成長率貢獻更從43.7%大幅攀升至59.4%。批發零售、住宿餐飲與觀光旅遊等服務業重要次領域受到疫情重大影響,整體經濟表現自然難以樂觀。

 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估計,春節7天時間,餐飲零售及旅遊市場急凍,經濟損失已超過1兆人民幣。對照整年約100兆人民幣的GDP,意味經濟成長率已經少掉1%。交銀金融研究中心出具的報告認為,疫情對旅遊、住宿、餐飲及交通運輸等行業所造成的衝擊,將讓1、2月消費出現負成長,對大陸經濟的影響不亞於SARS疫情。

 更堪憂的是,一旦災害從實體經濟傳導至金融面,可能造成的系統性風險,這需要格外留意。近一兩年來,大陸民企債務問題早已浮上檯面,一旦疫情失控,恐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形成民企倒閉潮。這不只會衝擊整個金融體系的運作,也會影響社會穩定,政經環境變得更為惡劣。人行前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日前疾呼,應對疫情的同時,更要慎防企業信用風險大量爆發。特別在中小企業方面,應變能力相對較低,卻是就業市場主力,如何幫助中小型民企度過難關,以防範系統性風險、穩定就業、保障民生,將是疫情外最重要的課題。

 SARS經驗告訴我們,短期恐慌心理往往讓市場過度悲觀,放大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但事後證明是杞人憂天。面對武漢肺炎疫情侵襲,不能沒有危機意識,但長期而言也不需要太過悲觀。畢竟隨著醫學技術的進步,疫情影響期間應不至於拖得太長,對經濟的長期影響不至於太大。對企業而言,要聚焦在如何應對短期衝擊,而非驚惶失措、自亂陣腳。尤其是台商,短期的生產線停擺問題,首要之務是加緊調配產能或調整營運重心,盡量降低成本、厚積災情過後再出發的實力。如何協助台商度過疫情風暴,政府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