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伊朗民眾為蘇萊曼尼送行。遭美軍空襲身亡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聖城旅」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的葬禮6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舉行。(新華社)

 進入2020年第一個月,隨著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在伊拉克巴格達機場遭到美軍擊斃,以及緊接著伊朗對美軍駐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動飛彈攻擊,伊朗和美國之間上演了報復和反報復行動。蘇萊曼尼之死將引發連鎖效應,中東各國的伊朗系力量將全面反撲並趁機壯大,美伊冤冤相報、循環不止,未來美國在中東將如坐針氈、深陷泥潭。

 相互報復 深陷泥潭

 蘇萊曼尼是僅次於伊朗最高宗教領袖哈梅尼的第二號實權人物,其所領導的聖城旅直接向哈梅尼負責,是伊朗革命衛隊中帶有特殊軍情外交職能的精銳特種部隊,專門承擔特種作戰、不對稱作戰、祕密作戰、情報偵蒐、什葉派宣傳、海外作戰、軍事援助等。

 過去20年蘇萊曼尼領導下的聖城旅,將其觸角不斷向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葉門、阿富汗、蘇丹等延伸,支持在各國掌握地方政權的什葉派親伊朗民兵組織,在大中東地區編織起一張綿密的軍事、情報、政治和經濟網絡,包括黎巴嫩真主黨、葉門胡賽武裝、伊拉克人民動員軍、敘利亞民防軍、索馬利亞青年黨等。蘇萊曼尼相當於伊朗的地下軍事外交指揮官,因此美國和以色列將其視為心腹大患,意欲除之而後快。

 然而蘇來曼尼在伊朗和中東什葉派群眾中有著極高的威望,在伊斯蘭國恐怖主義聲勢最浩大之時,他甚至率領聖城旅和伊拉克民兵部隊親上戰場前線,已成為什葉派世界的戰神英雄。因此美軍擊殺蘇來馬尼反而極大地刺激了伊朗和中東什葉派的反美情緒,民氣洶湧如潮之下伊朗勢必要對美軍展開復仇行動。1月8日伊朗革命衛隊便向伊拉克的兩處美軍基地發射數十枚飛彈,包括位於西部阿薩德空軍基地以及庫爾德自治區首府埃爾比勒附近的基地。

 儘管川普宣稱伊朗攻擊美軍駐伊拉克基地並未造成任何一位美軍死亡,並表示無意掀起一場戰爭,代表一場中東大戰乃至第三次世界大戰並不會爆發,但今後遍布中東的伊朗系民兵組織將會對各個美軍基地發起一波又一波、無休無止的軍事襲擾。這些襲擾有的出於政治目的會公開承認,而大部分的襲擾將會無人承認,美軍對此只能以有限的證據指控和懷疑有關對象並施以報復,從而又將引發被報復方的反報復。如此下來,伊朗系力量和美軍之間循環不止的報復和反報復將使美國在中東陷入深淵。

 點面開花 防不勝防

 雖然伊朗對美軍駐伊拉克基地只採取象徵性報復空襲,但遠在肯亞拉木縣曼達機場的美軍辛巴基地卻在1月5日受到索馬利亞青年黨烈士旅的突襲,造成數位美軍喪生並摧毀數架美國軍機;1月15日美軍駐伊拉克的的塔吉營基地也遭到數枚火箭的不明襲擊,而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所在的綠區則多次遭受不明火箭空襲,這代表伊朗系力量的報復接下來很有可能將點面開花,令美軍防不勝防。

 由於美軍對蘇萊曼尼的擊殺事先並未告知伊拉克也沒有得到伊拉克的首肯,再加上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軍副指揮官、真主黨旅創辦人穆罕迪斯也在此次襲擊中身亡,引發伊拉克官民同仇敵愾,伊拉克國會在1月5日通過決議要求美軍全面撤出伊拉克,伊拉克正轉型為伊朗代理人,伊拉克群眾反美情緒高漲,2019年末上萬名群眾包圍衝擊美國駐伊朗大使館的事件很可能將再次爆發。

 令美國更為擔憂的是,伊朗官方於1月19日宣稱已通過兩顆新型國產衛星測試,近期將準備進行發射,載具同樣是國產運載火箭,代表未來只要伊朗將火箭配備大氣層再入裝置,便可將火箭升級為能夠打擊至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飛彈。從釋出的照片顯示,伊朗國家航天中心發射場只有一枚火箭,而計畫將發射的衛星有兩枚,代表伊朗極有可能已經掌握分導彈頭技術。

 再加上伊朗正一步一步掙脫《伊核協議》的束縛,倘若再衝破濃縮鈾上限並實現核彈小型化,屆時伊朗將形成對美核戰略威懾的能力而成為美國的夢魘。(作者為廣州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