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中新社)

 希臘先哲蘇格拉底說:「人為吃喝而活,我為活而吃喝」,把口腹之欲抬升到道德高度,搞得後人張口之前總要思考為何而吃;後來,因蘇格拉底鼓勵人多思細想,常質疑當道,反而被雅典市民民主審判處死,被迫飲下毒酒身亡,「為活而吃」真的成了生死大事。

 對人類祖先而言,大自然如同自助餐廳任你取用,關鍵在於隨身工具是否配備齊全:你的牙齒類型、臉部肌肉,舌頭靈巧,及上下頷的關節機巧。

 人類遠祖擁有各種類型的牙齒:門尺像刀,犀利截切;犬齒像錐,撕咬兇狠;臼齒如磨,碾壓成粉。科學家發現,部分南猿和傍人相當挑食,他們兵分兩路,一路專吃果實、玉米、高梁,另一路嗜食稻米、大麥、小麥,最後都成了演化競爭的輸家;而我們的祖先──直立人,兩路通吃,營養均衡,成為真正的雜食類,簡單歸納:人屬來到原野自助餐廳,任憑季節更迭,食材變換,都能隨手摘採,漁獵並進,張嘴就吃,完全消化。

 這滿嘴牙齒及咬嚼機制也並不是有什麼巧藝工匠設計製造的,而是400萬年間人類這一支系基因突變湊巧,總是恰到好處地完成配置,讓人類成為機會主義者,得以應付由暖變冷、大幅振盪的氣候,吃的多樣化讓人類脫穎而出,獨領風騷。

 當人製造的工具從簡單石器進步到壓力鍋時,我們更厲害了,烹煮炒炸,滿漢全席,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佐以美酒,配以色香,吃到極致,萬物之靈,無所不吃,幾乎把地球吃乾抹盡。

 吃的進化也導致現代人文明病:心臟病、糖尿病、腦中風、肥胖症,高膽固醇等,我們應該吃葷還是吃素呢?發明幾何學勾股弦定律的畢達哥拉斯說:「以肉體餵養肉體,一個生物藉著另一個生物的死亡而活,實在荒唐!」,現代科學家說,為了避免全球暖化,人類永續,大家要改吃素。怎麼吃,又成了倫理道德與人類存亡的高尚命題。

 有些學者提出以古為師,回到「石器時代飲食」,好萊塢諸多明星跟進,形成全球風潮。而2015年一個由22位專家組成的評審小組為38種流行飲食系統排名,「石器時代飲食」排在第36名,主因是營養不良,有礙健康,看來並非良策。

 現代人和石器時代人類牙齒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們多有蛀牙齲齒、牙周病。問題出在蔗糖,這是工業革命之後才大量廉價供應的,古人不像我們的口腔天天泡在奶昔、牛軋糖、奶茶和可樂裡。

 哲學家笛卡爾說:「我思故我在」,對於飲食,我們可以稍做思考,略做調整,我聰明吃,故我在!(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永續地球研究中心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