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大陸網上出現一些歌頌冠狀君的詩歌文章,網友批對不起前線醫護人員。圖為2月7日湖南人民醫院發熱門診裡,醫護人員詢問病人情況。(新華社)

 近日大陸網上出現一些以疫情為題材的詩歌文章,像是「我要感謝你,冠狀君,因為你讓我看到了一種甘露叫眾志成城、勇往直前、視死如歸」;疫情慘重的湖北黃岡市,還有篇吹捧當地縣委書記視察疫情的詩歌:「你看,縣委書記、縣長眼裡的血絲,已織成了迎春的花卉」、「曾把瘟神根治絕,也能非典奏韶章。待等春回傳捷報,鑄輝煌」。這些奇文連中共黨媒也看不下去,發評論批評,這種疏離人心、漠視人性的創作歪風當剎當禁,萬不可讓其藉機貼上「文藝」的標籤變成新的「瘟疫」。

 「疫情來襲,浠水縣的黨員幹部亮起了心中鮮豔的黨旗,他們讓古老的銅鑼聲和現代的高音喇叭聲對接成了一道疫區風景」、「曾把瘟神根治絕,也能非典奏韶章。待等春回傳捷報,鑄輝煌!」

 上述這些以肺炎為題材的奇文,出自疫情慘重的湖北省黃岡市,還有篇以《『感謝』你,冠狀病毒君》為題的文章,最近也在大陸網上廣傳,非但沒能引起讀者好感,反而讓網民憤怒。

 這類的怪誕文章連《人民日報》都看不下去,近日發出評論指,如果形式上的「過失」,姑且情有可原,但文章內容和思想上的「扭曲」則讓人難平憤怒。指文章違背了人們的正常思維認知和價值審美,「這種對人性、對生命的淡漠,完全暴露了作者的基本素養」。

 評論稱,文品就是人品,文藝觀即價值觀。一個「三觀不正」的人很難創作出讓大家共鳴和振奮的作品,直言這類文章,是對文字的褻瀆,更是對生命的輕視和不敬。

 2008年汶川地震時也曾有類似「作品」,山東某作家協會副主席作詩云:「天災難避死何訴,主席喚,總理呼,黨疼國愛,聲聲入廢墟。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銀鷹戰車救雛犢,左軍叔,右警姑,民族大愛,親歷死也足。只盼墳前有螢幕,看奧運,同歡呼。」當時也遭批評,被稱是「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