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

 美國總統川普在5日(上周三)參院兩項彈劾審判均獲「無罪」。其中要求烏克蘭調查大選對手拜登的濫權案,以52票對48票裁定無罪,但共和黨大老羅姆尼跟全體民主黨議員一起投有罪票。羅姆尼在妨礙國會調查案才投無罪票,最終以53票對47票裁定無罪。美國參院否決川普的彈劾案,本來就是在預料中,而民主黨2月起的初選,又顯得紛亂,讓川普的連任之路,排除了不少障礙。

 對川普來說,2020年開年至今的每一個活動,幾乎都是一種選舉操作。首先登場的是每年中國農曆新年前後,在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川普向來不喜歡出席國際性組織的場合,以確保鎂光燈可能完全集中在他身上;而此次的出席,是繼中美貿易戰於白宮正式簽署第一階段協議,以及自己成為史上第三位被提出彈劾案的美國總統,希望藉著達沃斯的客場論壇與歐盟主席進行會談,以利取得國內實質政經利益。

 及至2月起,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黨內初選,從愛荷華州與新罕布夏州陸續開跑。半年前強勢崛起、後來居上的華倫參議員,如今在參院同僚桑德斯「不會有女總統」和「全國電視辯論說她是騙子」的政治疑雲,加上她自己很左傾的超級富人稅之相關政策主張,聲勢重挫而「回不去了」。現階段最合理會被提名的應當還是前副總統拜登,以及上次黨內初選敗給希拉蕊、這次捲土重來的參議員桑德斯,兩位「老白男」之外,愛荷華州半路殺出的印第安納州南本德(South Bend)市長Buttigieg,確實是一大驚奇。民主黨繼上次出現女性的總統提名人之後,會不會提名名不見經傳的Buttigieg,抑或是猶太裔的桑德斯,還是最「保險」的前副總統拜登,都還有待3月初超級星期二的初選結果而定。

 川普上次當選,是因為五大湖區的傳統民主黨工農族群的支持,他就任以來對此念茲在茲,在國內政治上最大的優勢,因而成為他促進就業、增加投資的國際經貿談判「無限政治施壓」之主軸。從東方和中國大陸打貿易戰,重新檢討已經四分之一個世紀的NAFTA,乃至於脫歐後的英國和歐盟,都在他的棋盤上,「一個都跑不掉」。

 此其中,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轉型成為「美墨加協定」(USCMA),事關近三分之一的農產品出口和超過一千萬個的工作機會,在去年(2019年)的12月下旬相繼通過參眾議院的批准,由川普於1月29日簽署。而希望籌資500億美元、延宕多時的「中東和平計畫」,則在1月28日正式公布詳細的內容,包括:承認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佔領區內的屯墾,但停止屯墾區定居建設,為期四年;以及提供巴勒斯坦建國可行途徑的所謂「非軍事化」。

 川普從國際經貿、國內政策等,針對不同族群的選舉策略,可說是相當高明的政治操作;對於以色列總理納唐雅胡在3月的國會大選,以及自己11月的總統大選,相信都會有很實質的政治效益。一方面,營造過去半個世紀最低失業率的大環境,以及用最直接的政治支持,力挺以色列的舉動,都使得民主黨掌握過半數席次的眾議院,不得不鼓掌接受。

 在中美貿易戰暫時偃旗息鼓之後,2月3日到5日對川普來說,是三個很重要日子。民主黨初選後隔天就前往國會發表年度國情咨文的川普,先是拒絕和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握手,而民主黨籍的裴洛西議長最後則是在全世界的鏡頭前,逐頁撕毀川普的演講稿紙本。你一來我一往之間,看得出兩黨競爭的激烈程度之高,雙方甚至連表面上的禮尚往來,都直接省略掉。但2月5日彈劾危機解除後,川普似已站上有利的制高點。

 值得後續觀察的是,11月大選之前的經貿成績單,除了前述的「美墨加協定」和「中東和平計畫」,現階段還將納入印度和歐盟。川普2月出訪印度,將以恢復對印度的貿易優惠待遇為由,施壓印度總理莫迪採購更多的農產品,而這也有利於穩固上次大選投給他的部分農業州選民。

 面對11月初的大選,針對選民特性的區隔,再透過國際經貿談判具體的成果,以爭取民主黨傳統支持者的再次肯定。不過,英國脫歐後的歐盟與英國,終將是川普最後、也是最困難的一塊版圖。涉及到美歐的傳統友誼與軍事聯盟,這場「西線有戰事」的政治大戲,也已經揭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