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軒(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博士生)

 「低智商社會」是著名的日本學者大前研一所提出,包含「集體不思考」、「集體不學習」、「集體不負責」三大特點,一開始所指涉的是日本的社會狀況,他大力抨擊日本社會與民眾集體不思考的行為,稱該模式就是使日本原地踏步不前的根本要素。如今,我們把大前研一的概念套用在台灣社會來看,整體發展趨勢不就如此嘛!

 首先,「集體不思考」,大前研一曾舉例,電視節目裡如果稱「納豆對減肥有幫助」,第二天超市的納豆就會被搶購一空。我們看到現在面臨新型冠狀肺炎之際,LINE群組、FB社團到處轉傳,「因紙漿原料被拿去製作口罩,將導致衛生紙面臨大缺貨,因此勢必得買起來囤貨」,果真才沒幾天,各大通路架上通通缺貨,買不到就是買不到,很可笑的是,試問製作口罩跟衛生紙的原料一樣嗎?這就是「集體不思考」。

 其次,「集體不學習」,大前研一批評現在的日本人不愛讀書,他接受採訪和演講後常被問到的,不是國家該何去何從,而都是很膚淺的問題,造就了日本一億的「文盲」、「笨蛋」。現在台灣狀況不也如此,特別是網紅當道的時代,各種網紅節目、網紅平台、網紅政治充斥在你我生活當中,網紅說啥就是啥,我們似乎變成大前研一說的「笨蛋」,只要拿著各種3C載體,便不由自主地與網紅所拋出的議題前進,各種隨風搖擺,進行拿香跟拜,不需要再學習了。

 再者,「集體不負責」,主要指涉的是政治場域,大前研一說日本政客滿腦子是選舉、權力、人脈和任人唯親,導致政界的集體素質下降。我們把它對照台灣政界的狀況,民進黨當局高舉「台灣價值」玩弄政治,公部門政務官系統為派系分配下的產物,各大國營企業淪為酬庸單位,每天都是選舉、選舉再選舉,算計、算計再算計,利益、利益再利益,哪需要搞什麼負責,台灣經濟發展怎會進步。

 簡而言之,大前研一所說的「低智商社會」就是這三項特質,原本指涉的是日本社會,現在台灣社會也都能輕易看到這些特質,各種急功近利、膚淺浮躁、缺乏思考的整體社會現象,儼然成為現代社會的一種「流行病」,因此,也正式宣告台灣社會跟日本社會一樣邁入了「低智商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