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崩潰》。(天下文化提供)

 美中關係重整對台灣來說是福是禍?戰略三角下的美中台關係將何去何從?《大崩潰》一書是由前海基會副董事長兼副祕書長暨發言人馬紹章所著,專研中國發展與中美關係的馬紹章博士,從各方面分析美中台戰略大三角的未來與走向,希望使讀者了解台灣該如何在大國博奕的環境中,選擇對自身最有利位置。以下是馬紹章自序:

 如今民進黨又再度以懸殊差距贏得二○二○總統大選,未來兩岸關係究竟會如何發展?這是台灣無法逃避的問題。個人覺得,台灣安危的根本在於美中台戰略三角,如果不對這個戰略三角做深入的分析,民眾恐怕不會理解台灣正面臨的險境。這本書要談的就是美中台戰略三角。

 一般民眾不會了解什麼是美中台戰略三角,但應該都了解,台灣的安全主要靠美國。本書是想告訴台灣民眾:(一)不管你多討厭共產黨,台灣的命格離不開中國大陸,這是台灣的先天條件。(二)美國支持台灣是基於戰略利益,而台灣對美國的戰略利益是變動的,台灣不能只想依賴美國。(三)美中之間現在雖然看似競爭十分激烈,貿易戰起伏不斷,但兩者最終會達成共識,而且在這個過程與結果中,台灣都會受到波及。(四)美中台戰略三角的關鍵因素是實力的變化,而美中實力差距日漸縮小,中台實力差距則日漸擴大。(五)美中台戰略三角必然走向崩潰,這是它的宿命,台灣終將失去美國的保護傘。面對這樣的情勢,台灣需要有長遠的戰略規劃。

 台灣民眾面對中國大陸,心中多是情緒性的反應,既不希望被中國大陸統一、生活在那樣的制度之下,又害怕美國哪一天又背叛我們,心中是既焦慮又不滿,這樣的情緒壓倒了理性思考,不只壓倒了理性思考,也看不到其他活路。有些人會說我是失敗主義,但何謂失敗?何謂成功?蔡英文政府拒絕九二共識,三年多丟了七個邦交國,這是成功?還是失敗?成功或失敗完全看你在乎的是什麼,想得到的是什麼。如果你在乎的是台灣獨立,你可以說我是失敗主義,因為我看不到台獨成功的可能性,也看不到台獨成功的路徑。如果你在乎的是台灣現在的生活方式可以持續更久,有更多發展機會,對中國大陸的未來有更大影響,那你或許可從此書中找到一些啟發。

 面對戰略三角必然崩潰的結局,台灣應有什麼樣的戰略思考,是最後一章的重點,也可以說是兩本書的最終建議。以當前情況而論,民進黨把自身困局變成台灣的困局,要跳脫當前的困局,就必須先跳脫民進黨的困局。換言之,如果民眾沒有戰略思考的轉變,就無法促成民進黨戰略思考的轉變,即使國民黨執政也一樣,否則台灣就只能繼續內耗的悲劇。

 中華民國圖象已經變

 二○二○總統大選結束了,蔡英文總統連任成功,創下得票數八百一十七萬的歷史紀錄。這次大選反映的是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促統的疑懼。選前我寫了一篇短文〈中華民國,你變了嗎?〉,文中有一段話,「中華民國你的圖象已經變了,中華民國台灣化已是難以回頭的一條路。」這樣的趨勢,已成兩岸政府必須謹慎應對的現象。

 選前與選後,有不少中外學者認為中國大陸的對台政策犯了嚴重錯誤。例如美國學者祁凱立(Kharis Templeman)的撰文〈台灣二○二○年一月的選舉:對美國與中國的展望和意義〉,相當具有代表性。他在文中指出,如果蔡英文連任,而北京仍繼續其二○一六年後的政策,從北京的角度來看:(一)北京的短期策略破壞了其長期目標,因為修理蔡政府就是對台灣選民的不尊重。(二)如果像蔡這樣宣示要維持現狀或表現理性的領導人都得到中國大陸這樣的對待,那蔡與繼之的領導人又何必在乎現狀。(三)北京現在的政策只會讓台灣人民離統一愈來愈遠。

 他認為「如果北京採取了四年的壓力政策都未能改變蔡的言行,或者轉變台灣的民意支持統一,並且把台灣的領導人更進一步推向美國,那就很難讓人理解為什麼還要繼續四年這樣的政策,並且犧牲北京過去十五年來一點一滴努立建立的,對中國大陸僅存的一些有機的吸引力(organic attraction)。」

 日本學者松田康博在選後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專訪中也表示:(一)中共的「一中原則」、「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本身的原則和前提,就隱藏一個很大的錯誤;(二)習近平以為可以不顧台灣民意的對台策略是一個錯誤的判斷,尤其是想要縮短、加快、硬推兩岸統一;(三)習近平應該改變鄧小平的框架本身,但他反而更硬、更僵化。雖然他認為台灣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台灣的宿命,但台灣的身價很高,應該好好利用這個優勢。

 陸對台政策不會根本變化

 其實,中共或習近平有沒有犯錯,不是以一次選舉來論斷,也不是以短期的變化來論斷。這些學者可能都忽略了,他們認為中共在對台政策上有沒有犯錯根本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在於中共是否會做重大調整,例如願意在沒有九二共識的前提下與民進黨政府對話。

 要了解中共的政策,需先了解其內在的邏輯。「一個中國」、「和平統一」與「一國兩制」是中共對台長期戰略的核心,從鄧小平至今未曾有過絲毫變化,對中共來說,如果因為台灣選舉的結果就對民進黨政府讓步,那豈不證明民進黨拒絕九二共識是有理的,豈不是更進一步鼓勵台獨力量,又豈不是證明自己是如假包換的紙老虎?

 尤其蔡英文總統在二○二○年一月十四日接受BBC專訪時強硬表示:「中國需要準備好面對現實……局勢已經改變了,模糊已經無法再奏效了……我們已經是獨立的國家了,我們自稱為中華民國(台灣),我們有政府、軍隊和選舉……任何時候都無法排除戰爭的可能性……對中國來說,侵略台灣或試圖侵略台灣將付出很大的代價。」如果還期待中共有所重大改變,那真的就是痴人說夢了。

 簡單地說,中共對台政策不會有根本的變化,仍然會延續其現在的蟒蛇模式。對民進黨政府來說,不能寄希望於中共的改變,而是應該像松田康博所說,利用高身價為台灣爭取時間與機會。選舉是人民意志的展現,但只有意志沒有手段,與義和團何異?民進黨政府固然有人民的意志為後盾,但作為政府,不能誇大人民的意志,但最主要的責任還是要拿出手段與工具謀取台灣最大的利益。

 我們都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或許也終將死在台灣,台灣已是這一個土地上所有住民的原鄉,沒有任何人有資格來評判他人對這塊土地的感情。台灣人可以有更大的格局,台灣的存在不只是對台灣人有意義而已,也對中國大陸的未來有意義。我們如果能從這個高度來看兩岸,視野就會不一樣。台灣是中華民族數千年來,唯一開出民主花朵的土地,多麼難得,多麼令人感動。然而,統獨扭曲了民主,拖延了發展,每思及此,都會一嘆再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