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月28日起摩根大通宣布將九檔中國債券納入其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系列,並分階段在十個月內完成,預計可帶動每月3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

 我們認為,此轉變將為全球投資人帶來以下機遇:首先,摩根大通決定將中國債券納入其指數,突顯投資人對於全球第二大債市:中國市場的興趣與日俱增。此次納入影響最大的,莫過於摩根大通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系列,包括全球新興市場多元化政府債券指數,其資產管理規模逾2,000億美元。

 目前境外投資人在中國債券市場的占比僅略高於2%,遠低於成熟市場的水準,證明中國市場對外開放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隨著中國繼續開放其市場,並取消先前的外資額度限制,這次的指數納入代表全球投資人對於中國債券仍有相當大的需求。

 這是因為人民幣較其他新興市場貨幣穩定,加上中國的公債信用品質佳、能夠帶來較為穩定的收益,這些均成為國際投資人興趣濃厚的誘因,特別是在當前情況下,全球近四分之一的債市收益率均呈現負數。

 預期中國金融市場將在今年繼續開放進程,由於中國財政部公布,已有多家外資銀行,加入中國地方政府債券的承銷,這項政策可望拓展中國債券的發行通路,從而提升中國債券的國際知名度。

 我們認為,中國官方及政策性銀行貨幣具有一定的價值,其估值較成熟市場的估值更為吸引。鑒於未來對於寬鬆政策的預期,以及通貨膨脹率可能驅向正常化,目前較為陡峭的債券收益率曲線,將是在投資級別範圍內延長存續期的機會。另外,來自投資人的穩定資金流入,並針對全球新興市場多元化政府債券指數進行主動或被動的管理,有望使得中國債市更趨穩定。

 企業債券方面,中國離岸美元債券仍享有「亞洲溢價」的優勢,能夠提供具有吸引力的估值及良好的流通性,同時其存續期亦較美國信用市場、美元新興市場或歐元信用市場為短。然而,一個穩健的信用選擇過程仍然至關重要,因為2020年中國公司債券違約的步伐將會加快,信用分化將更加突出。

 儘管如此,中國企業整體違約率仍保持在較低及溫和的水平。長期而言,中國政府願意透過更多資本市場力量評估信用風險,以實現資金和資源的優化配置,這無疑是一個正向的發展,也將改變投資人對於民營企業信用風險的感知和衡量方式,尤其是相較於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融資工具而言。

 我們認為,中國的高收益房地產市場應將基本保持穩定。大型地產開發商已在2019年為2020年的部分再融資需求進行預備融資,資金壓力可能來自於融資管道較為有限的小型開發商。隨著併購潮繼續席捲整個房地產行業,持續看好擁有穩定銷售業績以及坐擁多元土地庫存的大型開發商。

 展望未來,在寬鬆貨幣政策環境下,以及債券融資成本隨市場利率下降,提供人民幣債券良好的融資環境,尤其進入3月份來到中國美元債的到期高峰,債券兌付問題面臨考驗,利差可能擴大,但相對也提供買入機會。

 在官方穩增長、穩就業的前提下,透過債券融資增加投資,緩解企業流動性壓力,預期債券發行規模維持增長。因此中國債券融資作為直接融資的主要管道,在2020年持續擴大的可能性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