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已山雨欲來圖╱本報資料照片

 經濟學家歐肯於1960年代提出失業與經濟成長的反向變動關係,此一規律被稱為歐肯法則(Okun’s Law),最初提出的歐肯係數為0.33,1970年代修正為0.37~0.4。

 ■因工作場所歇業或業務緊縮而失業者,係非自願失業,通稱為關廠失業,以歷年5月而言,1981~2003年以發生SARS的2003年24.6萬最高、2001~2002年(網路泡沫)次之,惟隨後2009年金融海嘯更上層樓,達35.4萬人。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擴大,近來全球封城的封城,鎖國的鎖國,禁令絡繹於途,川普於日前也發布了旅行禁令,禁止歐洲人入境美國,這意味著全球商業活動將進入冰河期。

 也正由於恐慌加劇,美股這一個月來已跌掉8,000多點,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影響所及各國生產、消費、投資及貿易無一倖免,IMF直言全球經濟成長已轉向「更淒慘的情境」,各預測機構也紛紛下修經濟預測。

 IMF:經濟成長將更淒慘

 看來,這種實體經濟與資本市場追跌的情境,還會循環一陣子,而每歷經一次循環就會讓景氣再降溫一次,直至谷底而後已,在這樣的降溫循環裡,企業熄燈的熄燈,歇業的歇業,至終工作機會大幅減少,失業人數與日俱增,失業率扶搖直上,都將隨之而來。

 不用經濟理論,用常識都可以明白不景氣會推升失業,然而不景氣究竟會把失業推升到什麼地步?有沒有什麼量化的參數?有的,經濟學家歐肯(Arthur Okun)研究二戰後美國的資料曾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經濟成長率每降低2個百分點,失業率就會升高1個百分點,此即「歐肯法則」,此一法則讓景氣與失業有了量化的關係,儘管各國的歐肯係數略有差異,但雖不中亦不遠矣。

 就以2003年非典肺炎(SARS)影響台灣期間為例,生產、百貨、餐飲業者哀哀之聲,不絕如縷,這一年歇業的工廠近七千家,歇業的商家更超過四萬家,皆達歷史高點,以致關廠失業居高不下,疫情最嚴重的5月達24.6萬人,創下歷年5月最高,即使把隨後金融海嘯列入比較依舊是史上第三高,疫情衝擊景氣,而景氣重創就業,與歐肯法則可謂如響斯應。

 勞動市場恐再現冰河期

 這一年5月當SARS疫情日趨嚴重之際,莫說市場上沒什麼工作,就算有,多數人也寧可在家裡避一避,這使得勞參率降至57.13%,創下史上第四低,而就業人數增幅不及8萬,也創下史上第五低,說勞動市場降至冰河期,一點也不為過。

 台灣半個世紀以來所經歷的風暴不少,有兩次全球石油危機、亞洲金融風暴、網路泡沫崩解、SRAS、全球金融海嘯、歐債危機,以及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在本次疫情之前,以SARS帶來的驚恐、無望名列第一,所幸當年疫情於夏季消退,否則失業率會衝到多高的水準,實難逆料。

 由歷史資料研判,此波疫情必將衝擊勞動市場,不久的將來,關廠失業人數的升高,非勞動力的擴大,勞參率的下滑已無可迴避。非僅如此,由於新冠疫情波及百餘國,疫情升溫,美股熔斷,恐慌逐日加劇,加以全球確診直逼13萬,為昔日SARS的16倍,勞動市場山雨欲來之勢,直令人戰兢。

 現在只能祈禱此波疫情如當年SARS一樣,於夏天消退,這樣勞動市場的風雨會小一些,否則風強雨驟到年底,那將是前所未見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