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景翔演劇團《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因新冠肺炎疫情延後演出。(圖/尚安璿提供)

新冠肺炎肆虐、國家交響樂團邀演音樂家確診,兩廳院全面進行閉館消毒,使得不少演出被迫取消或延期。原訂於3月6日至8日演出的《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特別邀請到李佳薇、閻奕格等多位歌手站台演出,甚至連五月天成員也答應成為座上嘉賓,結果卻在開演前夕被迫喊停,讓演出團隊從天堂掉到谷底。

「心裏覺得非常對不起每一位一起努力了這麼久的夥伴,所有人的付出我真的在心裡數不盡的跪謝大家,但我們真的不要氣餒。此刻的難過與不甘,就盡情地宣洩,…下一次押韻要跟世人再見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更好,相信也一定會更好。」《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製作人尚安璿在私人臉書上一字一句紀錄著從籌畫到演出被迫延期的萬般不捨。

尚安璿接受本刊記者訪問表示,整個演出計畫籌備了2年,目前因演出暫停票房收入完全歸零,投入的製作費用沒辦法回收,前期宣傳費用也都打水漂了,以及有一些合約簽訂上要支付的費用也都還是得照常履約。但還好有國家兩廳院跟臺中歌劇院的支持,目前的虧損都還在劇團可以承受的範圍內。

「超沮喪!」尚安璿說自己是五月天的鐵粉,聽他們的歌聽了20年,因為他們的音樂給了自己很多勇氣去追逐夢想,甚至也一直努力希望邀請本尊親臨演出現場。不過,尚安璿說,目前沒有朝取消去想,因為大家都辛苦很久,也不甘心,所以還是會想方設法的讓它可以完成。

令人擔憂的是,疫情結束後,目前暫緩的所有活動、展覽、表演將可能重啟同時浮上檯面,場地、檔期、人員的重新安排是一大關鍵,民眾對於密集性的大量活動也會因時間有限和口袋深度,在參與上產生排擠效應,活動延期收入有沒有辦法回收打平,都會是一個大問號。

劇場人以接案維生,如今表演紛紛取消,收入面臨斷炊危機。(圖/擷取自兩廳院官網)

他進一步指出,履行的合約比較是針對演出工作者的,雖然有不可抗力因素取消的條款,但因為藝文工作者向來都是接案制,比較沒有整體的工會或是制度上的保障,所以他們也希望看在合理及團隊能夠承受的範圍,像是政府目前要推出的臨時紓困條款有無有機會申請等,再跟大家協商因為延期以至於產生的損失。

「希望在已經很艱困的藝文產業,讓大家還有一些維持基本生存的可能,我們也很擔心萬一大家撐不過去轉行,之後就沒有人了。」費用無法回收加上產業蕭條,就連他自己也都萌生兼做外送平台送餐員的想法。

尚安璿說,《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如今延後演出的日期未定,疫情會怎麼發展還不明朗,場地檔期、演出人員的時間,都還需要經過多方討論協調;劇團下半年原本還有預計要推出巡迴加演作品《單身租隊友》,也還在討論可能的幾個因應方向,主要影響的還是政府接下來的政策跟社會氛圍還有民眾的觀感。目前《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的演員就照他們各自後面的行程「分飛了」!

主辦單位國家兩廳院媒體公關侯曉君表示,依《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宣告停演前計此檔演出票房損失350萬元,民眾退票手續費由兩廳院吸收;而從2月到4月底取消和延期的演出,兩廳院票房損失總計3300萬元。5月份演出目前不影響,會再依後續疫情變化決定。

更多 CTWANT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