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經濟研究院指出,原油價格若無法適當回升,依賴石油出口作的經濟體,估計將會發生財政赤字。(美聯社資料照片)

布蘭特油期價格一個月內下跌超過30%,牛津經濟研究院指出,如果價格無法適當回升,絕對會造成個國家財富重新洗牌,依賴石油出口作為經濟貢獻的經濟體,估計將會接連發生財政赤字、政府主權債違約,進而衍生部份新興市場貨幣難以控制的貶值。

牛津經濟研院新興經濟市場研究團隊指出,石油價格暴跌至接近每桶30美元,石油和大宗商品生產國家的壓力越來越大,尤其是新興市場國家。未來幾個月內,許多國將需要修改政府預算,部份國家尚未採取足夠的預防措施,「將會面臨最嚴重的痛苦」。目前拉警報的國家有拉丁美洲產油國,中東地區的莫桑比克、阿爾及利亞、巴林和阿曼。

根據歷史記載,1980年曾發生國際油價崩盤,65%的大宗商品生產國的主權債務意外大幅增加,高達GDP的四成,還發生近七成的政府公債出現違約。這也告訴市場,不要以為政府擔任發行人的國債就保證沒事。

該團隊認為,現在當然不能和1980年代相比較,各國都在外匯存底項目上加強許多,尚能暫時對抗突發性的價崩,只是現階段剛好不巧又碰上新冠疫情,金融市場存在暫時性的流動受阻,「流動性的問題,是現在最需克服的。」

面對新冠疫情的擴散,各國政府祭出的對策,集中在寬鬆貨幣政策和財政振興政策,牛津經濟研究院估測,已因油價重挫而收入減少的新興經濟體,也是會透過擴大財政赤字來刺激消費,這無異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很難以贏得市場的信任,恐怕會加快出脫持有的新興市場國債部份。